就在离小菡几步之遥的他们,都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影子,给街灯拉的长长的,而小菡,没有影子。

她就像鬼魂一样,微笑着,带着众人走到这里。在下着雨打着雷的气氛中,有一种领人去黄泉路的那种凄凉恐怖之感。

任天行看着长风,长风看着那个地方,那个地方闪着天上掉落雨水时溅出的水花。

四周,死气沉沉,特别是下着雨,还起这浓雾的阴天。

面对的是一个普通的黑屋,但是这个黑屋,却让两个大男人在门口愣着,他们的双脚没有徘徊,但是他的思想却在不断的想着一个问题:进去?不进去?

他们两人的背后,是陈家棺材铺,高挂在门槛上的门匾,上门五个金色大字显得阴凉显眼。

从棺材铺门缝里,传出一声微弱的声音:“二娃!”

如果他不是任天行,如果他不是完颜长风,很难相信一个人的听力在这小雨天里,连这么微乎其微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而两人,几乎在同一个时间里,同一个动作,赫然转身。

他们相对一视,都露出了一股惊讶和疑惑。迈开脚步,两个人齐步走向了棺材铺。

拍门声响切划破了这压抑阴沉的天气,带起了一丝生气。

一个白影闪入他们眼中,开门的是一个年轻人。脸如猴腮,满脸的麻子,在瘦小的身子外面,包裹着一身白袍,他长的居然非常的高,最奇怪的是,他的眼睛。左眼大而明亮,但是右眼,几乎咪成一条缝。

只要是看到的人,都知道,他的右眼,是瞎的。

门开了之后,他好奇的看着门口的两人,一个是短发,一张俊脸,但是偏偏又不是那种奶油男生,眼睛里发出一股迫人气势的任天行,另一个人,长相普通,但是让他看了之后,都不知道为何心里发虚的长风。

这两个人给他的第一个印象就是:要命的人。

虽然是要命的人,但是他却没有露出一丝惧意。一个连棺材铺都敢开,天天为死人服务的人,还怕什么要命的人呢?

他暗自吸了一口气之后,徐徐的吐出了一口气:“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他没有问找谁,因为到棺材铺来的人,一般都不是来找人的,而是为棺材而来。

长风开口说道:“我们要买一口棺材!上好的柳州棺材!”

任天行恰有其事的点了点头,眼光却往棺材铺里看去。这个开门的年轻人所透出的表情,都被他看在眼里了,让他心里起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很压抑。

能让任天行心里感到压抑的事情,并不多,这偏偏,这个年轻人就给他造成了这样的感觉,心里不禁提高了警惕。

进入棺材铺之后,里面的棺材罗列,尺寸大小及各种式样齐全,分大、中、小号三个等级,样式不一。

“两位老板,您看,这一排,都是广西柳州的木材所铸成的棺材。”这年轻人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两人。

长风独自走到棺材旁边,一个一个的摸,之后又摇了摇头。

“我要最好的棺材!”

“有,有!在内屋,两位老板,里面请。”这年轻人连连点头,走在前头,往内屋去。长风跟在后面的时候,给任天行使了一个眼色。

“老板,这棺材可是店的镇店之宝啊。”

一副黑漆大棺材,摆在内屋边侧,这是柳州木质所铸,头尾两面刻有龙风,雕有福鼠,栩栩如生。

“造棺之木最佳者为春芽木,质坚色黑发亮,敲之略有声,其次为柚木,质坚色红,不渗水,可防潮。以此两种木质作棺材,均能避免鼠咬蚁蛀,埋地百年不朽。这口棺材,就是用春芽木所铸。八万八千八!”

任天行趁着长风跟他扯皮的时候,一个人慢悠悠的在后面,眼睛在四周不停的大量,等进入后屋的时候,听到长风赞了一声,说:“好棺材,买了。”

“老板好眼光,好眼光!”这年轻人心花怒放,想不到自己居然做成了一笔大生意。之是在他乐的时候,长风鼻子微微一动,奇怪道:“怎么有一股檀香味?”抬头往上一看。

任天行迈上一步,冷眼看着楼上的时候,一声声急促的声音从楼上传来:“二娃!二娃!”

这年轻人脸色一变,看着这两人,冷冷的说:“两位老板,今天下雨,不做生意,请改日再来!”

长风微笑道:“老板,你是怕我们没钱?天行,付账。”

“我给?”任天行愕然了一下。

“当然是你给,难道是我给?”

任天行心里苦笑,无奈的耸肩,说道:“信用卡能不能刷。”

这年轻人一脸冷漠,他摇了摇头。

“这是三千,算是订金,我们天晴来取。”任天行掏出了身上仅有的钱。而楼上一个苍老虚弱的声音,在不断的喃喃自语,偶尔厉声喝道:“二娃!”

任天行和长风心里琢磨着,这“二娃”,想来就是这年轻人的名字。

金钱的攻击实在是太厉害了,尤其是做死人生意的。这年轻人原本冷漠的脸色,稍微松了松。

他收下了钱,说道:“两位老板,明天赶早。”走在前面带两人出去。

任天行和长风相视了一眼,又看了看上面,然后跟着出去。

刚刚迈开脚步,长风耳里听到了几句熟悉的声音,他失声说道:“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那年轻人脸色一冷,转头喝道:“你们根本不是来买棺材的!”

就在此时,楼上喃喃之声停止,之后一口很浓重的方言对着他们说了一句,这是湘西本地的方言,对于任天行和长风来说,这就是鸟语。

那年轻人微微一征,抬头看了一眼,说道:“婆婆请你们上去。”一眼敌意的瞪着他们俩。

上了楼梯之后,一个老太瞪着双眼看着任天行和长风之后,手上的佛珠“彭”的一下断成两截,嘴里轻轻哼了一下。

两人走近老太婆的时候,老太婆显得有点慌张,身子不停的抖着,这年轻人迈开脚步,上前去扶着这老太。

这是一个到了风烛残年老妇人,一头稀稀落落的头发,满脸皱纹,老人斑布满脸上。虽然如此,她的眼睛却是很有精神,只是右眼而已,她左眼翻白。

这一老一少,一个瞎了左眼,一个瞎了右眼,显得怪异之极,而这楼上,摆着一个神位,上面供着的不是观音菩萨,也不是如来佛祖,更加不是他们的祖宗灵位,而是一个拿着长刀的关二爷。旁边还有一个焚烧着檀香的炉子。

嘴里念着佛经,却供着关二爷,奇怪的很。

她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到长风的时候,她点了点头,对长风说了一句话。虽然是方言,但是这句长风却听懂了。

那老太的大致意思是说:“你听得懂《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舍利子

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

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

长风嘴里喃喃的念了一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而这一遍,就像沐浴春风一样,让众人感觉到心里十分的舒服,更让那老太吃惊的是,长风念出的这个经文,不是用普通念经的方法,而是暗自用自己的念力,用最原始的梵音所念。

这老太眼睛突然一亮,脸上充满了和祥,笑吟吟的道:“好,好!”

也只有她才能知道好在哪里,任天行和那年轻人,根本听不懂。

这老太眼睛转到任天行身上的时候,就像看到了鬼一般,脸色大变,她身子一抖,眼珠凸了出来,十分惊骇。

没有人知道她怕什么,就连任天行也莫名其妙,这老太转头看了一下关二爷之后,双手合十,对关二爷拜了几拜,之后闭眼喃喃自语。

这让众人诧异不已,就连长风也莫名其妙,任天行更是摸不着头脑,心里自我安慰了一句:“这年头,长得帅也能把人吓着。”

过了半响,这老太抬头看了一下长风,又看了一下任天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你们来了!”她压住自己兴奋又激动的心情,徐徐的说出了这句话。似乎她早就在等他们俩。

任天行和长风相视了一眼,不明白她在说什么,狐疑的问道:“你在等我们?”

“我等你们出现,等了六十多年!”

两人失声道:“六十多年?!”

这让他们不禁怀疑,这老太是不是老的糊涂了,说话语无伦次。但是,下面的话,却让他们感到震惊。

“六十多年了,你们终于出现了。”旁边的年轻人明显就是她的孙子,虽然方言难懂,但是这年轻人无疑充当了一个翻译的角色。

任天行疑问道:“你确定是在等我们吗?”

那老太婆连续说一堆方言,每说一句,那年轻人脸色就变一下,之后那年轻人居然“啪达”一声,朝两人跪了下来,猛的磕了几个响头。

任天行急忙扶起他,不解的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那年轻人原本含着敌意的眼神,如今居然一眼的泪水,哽咽的说:“谢……谢你们!”

“这是?为什么要谢我们?”任天行一脸迷糊,就连长风也感觉奇怪。

那年轻人看了一眼老太婆,然后对任天行说道:“谢谢你救了我母亲。”

说完之后,转头看着长风,激动道:“谢谢你救了他们。”

长风心里隐隐感觉到了什么,但是就是不能确定,而任天行,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自己什么时候救过他母亲?

“我叫陈大贵,我母亲姓叶名叶。”

“姓叶?叶叶?”任天行心里在不断的思索这个叫“叶叶”的女人,但是他却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婆婆说,她梦见了我母亲,她被一个人关在一个坛子里受苦,还不停的造孽,要不是你,没有人知道她被关在那里。”陈大贵哽咽的对任天行说。

坛子?造孽?

××××××××××××××××××××××××××××××××××××××××××××××××××

各位兄弟朋友们,老墨现在更新时间是4:31分,这个时候,相信很多人已经美梦连连了,但是老墨码字到现在,终于写完了一章。

也只是一章,让老墨熬到现在4点多,没有睡觉。《活祭》是一本非常精彩的书,故事层出不穷,出乎意料,惊悚,恐怖,感动,神奇连绵不断。这也是老墨自己最喜欢的书。

很让老墨感动的是,这么多的朋友在等着更新,虽然有些说话偏激,也是因为太过喜欢这本书的原因,这是可以理解的。同时,也希望大家理解老墨,老墨最近时间很紧,这一周都在成都办事,根本没有时间码字,就算第二天开会,半夜也会写一点东西。

很多人都以为老墨更新慢,是因为书快要出版了,要拖延更新,或者说是因为在写《玲珑血》这本书,其实不是的。

老墨的书快出版了,这是真的,细节还在谈,但是没有写完的书,又怎么有理由去出版呢,对不对。就算图书出版,老墨也会更新而不会拖延,这是跟出版社的一个约定,老墨相信,修改版本之后的《活祭》,不管在剧情,病句,或者是文笔上,都比现在这个版本要好很多,而《活祭》精彩的故事,绝对是值得收藏的一本书,就算看完过,也会回味无穷,不怕不畅销。而且,修改的版本,会比这个版本更加精彩,修改幅度达到20%。所以,更新慢的一个原因,不是因为出版,而是因为老墨的时间实在是紧。

《玲珑血》是老墨的第一本练笔之作,也是老墨写武侠写不下去的一本书,这本书在06年6月份就写了20多万字,之所以叫大家是顶一下,是因为老墨想参加一下比赛,证实一下老墨的文笔是否合格,而不是贪图这个奖项。也不是因为在写这本书而影响《活祭》

参加新浪奇幻武侠大赛,只是把以前写的东西,再一次发表而已,如果不喜欢看,可以不看,不喜欢顶,可以不顶,没必要这么骂老墨吧。加老墨的QQ狂骂,是否过分了点。

再次声明一下,老墨也是人,也需要生活,也有七情六欲,也会生气。老墨只是一个业余作者,不是职业作家,没有太多的时间。因此,希望心急的朋友不要口诛笔伐,还加老墨的QQ张口大骂,十分难听。

老墨自信没有对不起大家的,没有留存稿,也没有摆架子,老墨喜欢和朋友们吹牛聊天,群里的朋友都知道。而且老墨对看书的朋友,都是以朋友的身份交流,从来没有摆出那种高高在上,高人一等的姿势,也没有把看书的朋友当成是自己的读者,自己的粉丝,老墨只当大家是好朋友。在现在网络文学里,有很多的高手,很多的好作品,老墨没有说过自称自己是作家,对吧。以老墨这臭水平,勉强也就算个刚刚及格的写手,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喜欢看《活祭》的朋友,老墨感谢他,等不及或者不喜欢看的,麻烦大家飘过就行了。如果有点时间,给《活祭》投个票,再有点时间,给《玲珑血》投个票,如果没有时间,不用勉强,这是自愿的,不是强迫的。

我写书,大家看书,这是天经地义,没错。写的好,大家投个票,写的不好,大家可以不看,反正看书也不收什么费用,老墨也没拿过一分钱,对不对,没有谁对不起的谁的。

看书投票,这是书品,写书不太监,这是作者书品。做人要厚道。

因此,希望那几个看书的朋友,不要再攻击老墨,不要再加老墨的QQ骂老墨,好吗?

关于本书,有人已经说老墨抄袭人家的,这个事情,非常巧的是,《弹痕》的作者妖少,也在同一时间被人骂成抄袭,其实,这一点,只能证明,说抄袭的那个人,见识实在太浅薄。

《活祭》里面的“九字真言”,不是抄袭“我和僵尸有个约会”,也不是抄袭“火舞忍者”,书里面写到的蒜精,紫外线克制西方僵尸,也不是抄袭“刀锋战士”。

九字源自东晋葛洪的‘抱朴子’内篇卷篇登涉篇,云:‘祝曰:‘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常当视之,无所不辟’。东密受到我国道教的影响,在抄录这九个字时,把‘数组前行’误抄成‘数组在前’或‘阵裂在前’,而沿用至今。

不管是电视剧“我和僵尸有个约会”,还是日本的动画片“火舞忍者”,他们故事的资料,不都是采自这些书籍的吗?

而蒜精,紫外线克制西方僵尸,在17世纪中期的一些作品里面,是详细提过的,甚至还记载了如绅士一般高贵血统的西方僵尸模型,“刀锋战士”拍摄的资料,很有可能源自这里,难道,你会说是17世纪的作品是抄袭“刀锋战士”的?

解释了这么多,明白什么叫抄袭,什么叫引用,什么叫延伸,什么叫知识渊博了没?没有,那老墨毫不客气的骂一句,你他妈脑子秀逗了。

奉劝那些加我QQ骂我的人,你们这几个人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希望你们留点口德,体谅一下老墨。老墨有脾气的,脾气还不小,在忍不住的时候,老墨一样会骂人,而且是骂欠骂的人,人贵自知。

写到这里,真是无奈,想不到一个注明的东西,居然写了一千多字,如果没有这种窝囊事,这一章,写的会更多。

只能放弃多写点,留点时间来说明一下这个事情。老墨对任何人都当成朋友,希望各位朋友也当老墨的是朋友,大家相互扶持,相互体谅,谢谢。


本章节地址:https://www.guichuideng.cc:443/huoji/yiwumiyun/36496.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