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热浪瞬间包围了我。

    迅速沉到了水底,身上燃烧的火灭了。我轻轻划了一下右手,正看见夜光石平台已经缓缓沉往水底了。那楠木外椁被烧毁了,可是本来外椁上所连接的九个金属钩子还好的很。上面九条锁链在机关开启下已经在往上拉,带动下面九条锁链也从水底石板里往回抽了。

    那浑浊的水波摇摆间,夜光石在九条锁链的拉扯下缓慢的沉向潭底,只等机关再次恢复原状,这夜光石就要再次沉进潭底,翻开的石板恢复原状再次盖到上面,再经过半个月的沉淀,水里的泥土又会重新覆盖到潭底的石板上,谁也不会知道这里是一个墓室。

    赶忙顺着水流往墓室的出口游去。

    因为左手骨折了,加上游泳从来不是我的长项,划起来分外吃力。

    水越来越热了。

    往上看去,水面上一片耀眼的火红。

    感觉我现在就是一道四川名菜――水煮鱼!

    拼命的划动手臂,感觉到全身都热得直冒汗,可惜在水里冒汗这个滋味可是一点也不好,因为我又不敢离水面近,强大的水压压迫得我都有想吐血的冲动。

    好不容易看见了那个窄小的出口,忽然看见一块巨石正在机关的推动下缓慢的往下落,估计再过三秒钟就要完全堵住了出口了。

    佛祖在上啊!!

    我真的想尖叫出来,可是一张嘴就生生的灌了口水进去,这下再也憋不住气来,我就像一个漏了气的气球,咕嘟咕嘟的只冒水泡。

    我却给那巨石吓得魂飞魄散,这会儿别说喝几口水了,就是火烧到屁股都不会感觉到的。

    我疯了也似的往那里游过去。

    连惯有的几句诅咒都顾不上念叨了。

    小命要紧张小命要紧啊!!

    可是三秒,就是杀了我也赶不到啊!绝望的看着那即将落下的巨石,完了,要死在这里陪祖宗了!你个东方朔还有棺材躺,我尸体就得泡在水里啊?

    眼见着巨石将出口遮得只剩下最后一条缝了,我正自绝望的时候,忽然奇怪的发现,这巨石怎么落了半天还有一条缝?

    难道停住了?

    我顾不上什么,连忙游了过去。

    果然是停住了。

    那巨石底部还有一行小篆,歪歪斜斜的就像的就像是在嘲笑我;

    “机关于石外底部三尺。”

    我气得差点没吐血。

    感情这受温度变化才落下来的巨石只能到这里,就是留一条缝让我过去的。

    我往巨石底下钻过去,心里嘀咕着要是我和胖子那样怎么办?挤不过去还不得死在这里面啊?或者――又打了个寒颤,或者东方朔知道我和他差不多,就按照自己的身高和体宽来设计的?

    不能这样想!

    他是人不是仙,何况现在也就是一尸体。

    一出了墓室,就立刻浮出水面缓气。

    “咳咳……”我一阵猛咳,吐了几口水出来,又潜了下去。

    墓室外面的巨石底部果然有一个机关。

    我拉了一下,突然又一块巨石砸下来彻底盖住了墓室入口。我伸着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去,惊骇之下又吞几口水下去。

    等我浮出水面,爬上岸的时候,愣是吐了半天水。

    心里恶狠狠咒骂东方朔果然不愧是历史上记载的天性喜欢挖苦捉弄别人,以看别人不能下台的尴尬为乐的恶毒小人!

    那个时侯可是有无数儒生看他不顺眼,百般在各种场合下刁难他,可惜东方朔天生辩才过人,不要说把黑说成白的了,就是把男的说成女的也绝无问题。而且那个心眼黠狡就是古代出了名的,如果他看不顺眼,就是汉武帝他也敢于让其在朝堂上下不了台,偏偏语言道理理直气壮,就算君王也大发雷霆也找不到任何理由,只能悻悻退朝。

    这样的一个人,就算耍耍我,我也只能在心里大叹活着窝囊,居然被死了两千年的人算计戏耍。

    抬头看看,天啊,四周一片漆黑,只能听见水声,我这是在哪里啊?

    原路返回?

    开什么玩笑,先别说中间一段路我完全是被水冲过来的,就是找到我当初掉到水里的地方又能怎么样?那么高难道我东方端华长了翅膀能够飞上去?

    为自己哀悼了很长时间。

    虽然觉得现在最正确的路径就是顺着水走,但是心里有不详预感,因为在这墓中就是在东方朔的“局”里,既然能算到我从巨石底出来而刻上那行字,而通过我手彻底把墓室封闭,自然会有安排引导我出墓的。

    只是――

    保不定又会被这个死人耍得很惨。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欲哭无泪,只能慢慢延着水声往前走。

    鞋子和衣服早就因为那个时候要下水找九条锁链的机关而脱了扔在墓室里了,现在肯定被火全部烧没了,就算没有烧,那个时候也不允许我穿过火焰去拿衣服啊。

    现在真是凄惨无比。

    全身就一裤衩了,赤着脚在高低不平的地上走。

    我还真是歹命!

    看着两个手,一个手抓一个玉印,一个手抓着那个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玩意的晶莹透明的玉石。心里暗自叹息,那棺材里值钱的明器虽然多,但是我好象也只能拿两样小的才有可能出得来。

    深一脚,浅一脚,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正在心里想,不管如何这次倒斗总算还是顺利,起码我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要知道我可是一进墓就必然要遇到大粽子的,这次虽然着实领教了东方朔的可怕,但是好歹那家伙没有变成僵尸来找我麻烦。

    而且这次得知了蛊尸的真相!

    正在想着,忽然听见前面传来一阵异响。

    我警惕的抬头。

    前方一片漆黑,什么也没有。

    我却仍然紧紧盯着前面。

    然后一阵奇异的“嘎吱”声响起来了,四面空旷的传递着回音,根本就无法分辨这是从哪里传过来,我紧张极了,摸摸身上,苦笑着发现除了一裤衩外啥也没有了。

    一个起码有十多年经验的摸金校尉给逼得如此狼狈,也算是世所罕见。

    “嘎吱!”

    那声音又响了起来。

    “嘎吱!”

    这究竟什么?

    我紧张得连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那声音又忽然消失了。

    过了很长时间,我身后不足五米处忽然响起来一个清晰无比的声音:

    “嘎吱!”

    我惊骇之下连忙回头,只看见身后漂浮着两团蓝幽幽的东西。

    鬼火!!

    我惊吓得本能的将手中的东西扔了出去。

    却因为心慌意乱,力道不够,砸得偏了,直接落到了那两团鬼火的前面,只听得一声巨响,石屑飞散,地上似乎给硬生生砸出了一个大坑。那两团鬼火似乎也给吓住了,直接矮了三尺。

    我却傻住了。

    我刚才扔的什么,烟花吗?

    我手里没那玩意啊!

    忽然在心叫大叫一声不好,我手上就两样东西啊!一块玉印,一块不知道算不算是玉石的玩意,都是不得了的东西,千万坏不得,丢不得,没想到我这一急,就是顺手把其中一样丢出去了,你说我能不急吗?

    摊开手一看,玉印还在,丢出去的是那晶莹透明的玉石?

    忽然耳边一阵奇异的“呼呼”风声传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样东西就狠狠的砸中了我的脸,正中鼻梁,砸得我当场是两眼冒金星,涕泪齐流,脚下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痛得我大叫一声,捂着鼻梁还没有站起来,就看见那两团黑影中的一个,突然窜起来向我扑来。

    我虽然看见了,但是怎奈这一夜过来身体已经极度疲倦,竟然没有来得及反应,一双手就已经掐上了我的脖子。

    可是这次我没有绝望的闭上眼睛,因为我分明感觉到这双手上传递过来的温度。

    活人?

    似乎同样在一瞬间也感觉到了我脖子上的温度,那双手没有继续掐紧。

    这时我听见了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正在嚣张的大叫:

    “何方粽子?居然敢在你蔡爷和罗爷面前猖狂!简直是找死!!”

    小蔡的声音?!

    我脑子里一片茫然,抬头看着那蓝幽幽的磷光里,那双明亮的眼睛,原先很是冷漠严肃的眼睛看了一会,然后微微眯了起来,眼睛里满是笑意。

    我喉咙咕隆了一下,声带无声的振动了三下。

    罗六指?

    感觉到我声带的振动,那双手松开了,眼睛里的笑意更浓了。

    这时候,某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依旧在叫嚣:

    “怎么样?你个粽子,该乖乖的回棺材里去了吧!”

    粽子?我忽然醒悟过来,伸手在身边地下摸索,果然摸到了一个黑驴蹄子!敢情好啊!小蔡你个王八蛋刚才居然拿这玩意来砸我?

    顿时心头火起,我从地上跳起来瞅准了那团蓝幽幽的磷光影子,就是狠狠一拳砸过去。

    “唉呀――六指哥,不好了!这粽子好生厉害!”小蔡显然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明显已经被罗六指制服的“粽子”会突然挣脱出来对他袭击,赶紧闪身躲开了我的第二拳。

    “厉害你娘!”我听了他叫的话顿时更加恼火,毫不客气的一拳又挥了过去。

    小蔡一呆,顿时被砸个正着,连忙抱头鼠窜,一边惊呼道:

    “端哥?是你?”

    “老子就是一粽子,什么端哥的我不认识!“我狞笑着追上去又是一拳。

    娘的,今天不打得你满地找牙,老子就不姓东方,改姓张得了。

    “冤枉啊端哥我真的不知道是你啊!”小蔡窜得比兔子还快,转眼就躲到了罗六指身后,“我们看见一个人影像僵尸一样的站在那里不动,就悄悄绕到你身后,谁知道你转过身一抬手就是这么惊天动地的一下子,地上马上出现一大坑,我们当然以为是大粽子出来了!”

    我怒极反笑:“你们以为我是粽子,我还以为你们是粽子呢?一身蓝幽幽的磷光,又无声无息的跑到我身后来,然后又像僵尸一样扑过来掐我脖子,到底是谁比较像粽子?”

    小蔡连忙叫屈:

    “我们也不想啊,还不是因为掉到了一个机关里,就沾染了这一身磷粉,又因为我的荧棒和背包也丢了,只好靠我们自己发光来照明了!”说着很是冤枉的喊道,“说到底,明明是端哥你先动的手,把我们全吓懵了!端哥,你那到底什么玩意啊,也太厉害了吧!”

    给他这么一说,我忽然想起那块玉石了,赶忙跑过去找。

    佛祖保佑,希望没有坏!最后关头我可是什么也没有拿,什么值钱明器也没有动,就从我那老祖宗胸口把这块玉石扯了下来啊!

    往地上一看,好家伙!果然是一大坑!

    从坑底把那块玉石摸上来一看,

    完好无损!!

    我很是郁闷的把这玩意翻过来覆过去的研究了一会儿,这到底什么做的啊?怎么就跟封神演义传说里的法宝一样牛呢?在那个梦里我看见大将军卫青拔出宝剑斩下去,结果宝剑都断了,心里还在想这也太夸张了吧!可是我马上就亲手干了一件同样夸张的事情!

    我抬头一看,却发现小蔡给我扁得有点走形的脸就在我旁边,笑得很是委琐:

    “端哥,你衣服呢?“

    说着绕着我转了一圈,口里啧啧有声:

    “你该不会在墓里遇到女鬼了吧?”

    我又好气又好笑的伸脚踹过去:“衣服给火烧了!”

    “啊?给火烧了?”小蔡眨巴着眼睛,“我们好象错过了很多好戏!”

    我恼火的给了他一脚:“你们可是亲眼见我掉下去的,再次看到我居然都不过来问问我是否安然无恙,还好象一副‘就知道你这小子肯定没有死’的口气!”

    “那是当然,我们下来的时候没有看见你尸体啊?”

    我糊涂了,完全不知道小蔡在说什么。

    但是接下来罗六指的一句话却让我五感交集,不知什么滋味:

    “我松开你的手之后,就把小蔡拉了上来,然后我们两个一起从你掉下来的地方跳下来了!”罗六指叹息道,“真是冤枉啊!跳下来之后才看到其实是有石阶一路盘旋向上的,就是不到那洞口,需要爬一段路,要是人茫然的从上面掉下来,就只有一路悬空摔下去。”

    说完他好似看见了我那复杂的眼神,很快的又补充说:

    “东方你也不用感动,完全是因为我听见你掉下去以后传上来的巨大水声,知道下面是个很深的潭,偏偏我们又实在拿那个迷魂洞没办法。所以也只好跳下来了,只不过就赌一赌水里没有吃人的家伙,就算有也应该是在忙着吃你,我们岂不是安全了?”

    “就是就是!”小蔡很是认真的猛点头,“要知道这墓封存千年,就算有什么在水里,又长久没有食物想来反应也会很迟钝吧!”

    我完全说不出话来!这些嘴硬的家伙们~

    “没想到六指哥的身手实在太好了,从那么该的地方砸进水里还没有被摔晕,结果把晕了的我也救醒了。我们只好在岸上走来寻找肯定是给湍急的水流冲到下游去的你了!要是大家都晕了,说不定早就见面了。

    是啊,说不定在墓室里就见面了。

    我正在出神,忽然听见小蔡大惊小怪的叫道:

    “端哥,你的手怎么骨折了?”

    我无奈的看了一眼很明显弯曲得不像样的左手,叹息道:

    “这可说来话长了,反正我也开过棺了!大家找路,出墓去吧!”

    “什么,你开过棺了?”小蔡惊讶道,“那镜子呢?”

    我点点头把玉印递过去:“只有这个,没看镜子,不过镜子在那里,我心里也有数了!”

    “不,我不是说这个!”小蔡一脸严肃的问,“难道端哥你没有遇到粽子?不,我是说难道那东方朔没有变成――哎呀!救命啊!端哥要杀人拉!!”

    我恨恨的咬着牙。

    这小子,难道非要我把他扁成猪头?

    躺在招待所那破旧的木板床上,我痛得直哼哼。

    那个被罗六指“特别”请来的,据说为人是高傲无比,从来不出诊的老头正在罗六指的监视下替我骨折左手正骨,梆石膏。

    “潘家那里(北京城)传来了消息,明器的事被埋了(已经被压下了)!”小蔡匆忙得冲进门来,大叫道,“刚刚我出门去遇了哨子(李瑞),他盯的大元良(卓言)不见了,又见我们狼狈的从城外回来,逼问我们昨夜儿里是不是上山搬柴(挖大坟)拆丘门(摸金)去了,蔡爷我很傲气的把头一偏,当作不认识他,端哥,你该看看他脸上那表情!!”

    我微笑着看着听得一头雾水的罗六指和虽然在为我包扎,却忍不住偷听我们说话的老中医,那两人完全不知道小蔡在说什么的茫然表情真是有趣。

    “大元良(卓言)肚子里装的斤两不小,怕是和我们一样偷偷登宝殿(摸金)去了,哨子(李瑞)一小小过山甲(庸手)哪里是大元良的对手,反正明器到手了,不如回潘家(北京城)去和大部队(胡八一他们)汇合吧!”

    小蔡听了我的话,连连点头称是。

    头一转,看见罗六指脸上郁闷的表情,居然还问:

    “六指哥,你怎么了?”

    “没怎么。”罗六指闷闷的说,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是回忆起了在北京城里和大小线上人物一起聚会也是说着常人绝对无法理解的线上黑话,没想到一辈子混在北京城里现在居然不得不在外面东躲西藏,心里怎么能不黯然?

    对了,我们要是回北京去,罗六指怎么办?他可回不去。

    “不行,小蔡!”

    “啊?”

    “有人不能回潘家!”我朝罗六指使了个眼色。

    小蔡同志绝对不能说脑袋不灵光,一看之下立刻明白了,笑道:“端哥放心,胖哥那脾气,准是在潘家那儿一阵折腾,大骂大金牙疏忽大意,连明器成精都不知道却说成离奇消失,再说胡哥他们也就去应应景,搪塞一下钻心眼的(秦教授)和装神弄鬼的(崂山茅山两老道)也就罢了,真正心里惦记的可是咱们西安这边的事,那心里对您祖宗可是放心不下,恐怕不等我们赶回潘家,就要回西安来了吧!”

    我仔细想了一下,点点头。

    “端哥,你这会该说说,昨晚你在房子(墓)里究竟看到了什么,又发现了什么吧!”

    我瞪了他一眼:

    “我知道了太行山里面那个大粽子的是怎么回事了!!”

    “什么,你知道那粽子是怎么做出来的了?”小蔡激动万分。

    我瞄见那老中医脸上扭曲的笑,忍不住在心里偷偷的乐。

    因为我知道这老头肯定在心里想――粽子怎么做出来的?当然是用包的!别说太行山了,天下吃的粽子不都是用叶子包的吗?

    乐着乐着就忍不住把心里所想的念叨了出来。

    “啥,叶子包的?”小蔡傻了。

    “谁说叶子包的了?”我故意摆出“你耳朵有毛病”的表情冷笑道,“是我祖宗包的!”

    “什么?”虽然早就在心里猜测了一二,但是小蔡还是很惊讶,“你做的梦还是真的。”

    我实在忍不住给了他一白眼。

    天晓得!

    “端哥,你在怎么就爱吊人胃口呢,上次那曼倩的事我也是问了你好长时间你才说的,这次你又想怎么样?”

    “上次是因为胖子差点把我气死,这次是因为事件牵扯实在太大,我自己一时都没有一个完整的头绪,又怎么说呢?”我叹气道,“等过几天胡八一他们来了再说吧!”

    *******************************

    西安的历史悠久,西安的饮食文化也同样悠久,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食物,像是饺子宴、仿唐宴、羊肉泡馍就被誉为西安饮食“三绝”。

    而羊肉泡馍的特点是料重味重,肉烂汤浓,香气诱人,食后余味无穷,又有暖胃之功能。羊肉泡馍是西安最有特色最有影响的食品。

    它古称“羊羹”,宋代苏轼就有“陇馔有熊腊,秦烹唯羊羹”的诗句。

    羊肉泡馍的烹饪技术要求很严,煮肉的工艺也特别讲究。这玩意也和咱们倒斗人的吃饭家伙一样,典型的是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要是只把肉放在锅里用卤汁和调料煮,哪里会有这样显著的效果。

    上次那胖子王凯旋就是累成那样,一闻到羊肉泡馍的味道,还硬是趁胡八一在睡觉偷偷溜下楼去吃了(也是因为在羊肉泡馍馆里遇到了罗六指和钱老板,才知道玉胎居然发生如此可怕的变化)

    十年前我来西安的时候正值文革,还没有福气消受如此美味。

    这几天我算是在养伤,不能吃羊肉,但是西安城里的好吃东西可不止羊肉泡馍这一样,我和小蔡这两个谗嘴佬这会儿正待在一家馆子里吃粉汤羊血和肉夹馍呢。

    粉汤羊血由制血、配调料和泡馍三个步骤精制而成。食时,羊血鲜嫩、入口光润、诸味协调、辣香扑鼻。那羊血鲜嫩、入口光润、诸味协调、辣香扑鼻。虽然我和小蔡热的辣的是满头大汗,但是还是直叫一个妙啊!

    肉夹馍大概是得名古汉语”肉夹于馍”,那肉,叫腊汁肉,是一种用着锅占制的普什肉,但比一般酱肉要酥烂,滋味鲜长。北方城市里多有肉夹馍,但是这么好吃的我还是头一回遇上。明显是选料精细,调料全面,火功到家,加上使用陈年老汤,因此所制的腊汁肉与众不同牙咬下去,嘴里余香久久不散。

    那味道美得从小就在江南长大,吃惯了清淡菜肴的小蔡很是激动,狼吞虎咽,

    我看着馆子外面的人群,忽然放下了碗。

    “川(端)可(哥)!”小蔡奇怪的看着我,他嘴里包得可满满的肉夹馍,说话含含糊糊,“扎的了(怎的了)?”

    我示意他低头,小声的说:

    “卓言!“

    小蔡连忙借着身边一位老大爷的扁担掩饰,偷偷往外面望过去,果然看见卓言走在街上。

    “奇怪了,他心里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

    奇怪了,他心里究竟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看他走过去消失在人群里忍不住小声嘀咕。


本章节地址:https://www.guichuideng.cc:443/damomimu/1441.html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点击收藏本站或者设为首页,方便您阅读本站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