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都市最强医仙 > 新书《半路冥妻》正在火热连载,有兴趣的朋友进来看看啦!

新书《半路冥妻》正在火热连载,有兴趣的朋友进来看看啦!

    在我十六岁的那一年,因为一些不得已的原因,我被迫去做了上门女婿,却不曾想因为这一件事,我开启了一段与他人截然不同的人生。


    当时和我结婚的女孩是邻村村长的女儿,她名叫张秀梅,是周围三乡十八村有名的病秧子,常年躺在病床上。


    张秀梅虽然身体不好,但是样貌和家世在周围都算得上一等一的,正常情况下以我家的情况想要娶到这样的媳妇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但是现在说句不好听的,张秀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掉,所以根本是没有人愿意娶她回去,这么一来就便宜了我这个穷小子了,当然,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依然还是入赘过去的,毕竟我家太穷了。


    坐在张家的奔驰车上,我心情有些不好,而我的那个便宜老婆张秀梅也坐在了我的身边,她一路上正眼都没有看我一眼,就更别说是和我说一句话了,车上除了她时不时响起的咳嗽声和车子前进的响声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周俊,回去后你就是我张家的人了,只要你好好听话,不会亏待你的!”


    张秀梅的父亲张有伦坐在了副驾上,老神在在的开口说着,只是他话里还有一层隐晦的意思,如果我不听话的话,他显然也不会‘亏待’我的。


    我闷闷地应了一声,若不是为了钱,我是绝对不会答应入赘张家的!


    父亲在几个月前得了怪病,为了治疗已经是花光了不多的积蓄,所以在张家许诺的金钱面前,我只能是屈服地入赘到张家来了。


    似乎是对我的软弱有些不屑,张秀梅轻哼了一声之后,就是直接别过头去看着窗外的风景去了。


    我偷偷地瞄了张秀梅一眼,只能看到张秀梅的侧脸,不得不说张秀梅确实是长得不错,但可惜却是典型的短命相。


    “印堂狭隘,人中短,小人相;天中塌陷,命途不济,是凶相;眉心相连,早夭相!几相相加,必然时运乖舛,易得恶疾早夭!”


    这些都是我根据爷爷教我的相学看出来的,爷爷早年间出来行走,学到了一身的本事,其中相学就是他的拿手好活,他凭着这一手技艺攒下了不少的家底,只是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收山,不再轻易替人看相了。


    而那些他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家底,也在二十年间逐渐消耗一空,现在家里为了给父亲治病,更是欠下了不少的债务。


    然而就算是如此,爷爷也依然还是不愿意轻易帮人看相赚钱,甚至是宁愿让我入赘张家都不愿意破戒,这使我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这个时候,我涣散的视线是被张秀梅发现了,她厌恶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这个废物看什么看?”


    我这个时候才是反应了过来,下意识地看了张秀梅一眼,只看到了她眼中充满的都是极度的厌恶和不屑。


    张秀梅讨厌我,这一点我心知肚明,此时被她呵斥,我也不好说些什么,毕竟现在我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干脆转移视线,不敢再继续看她了。


    不成想张秀梅看我这幅样子,却是不依不饶了起来,她骂道:“你真他妈的是个窝囊废!连被女人骂了都不知道要还口,我怎么就找了你这么一个玩意儿?”


    张秀梅骂得十分的难听,一直骂我是废物,甚至还伸手来拉扯我。


    她的脾气很大,这一点我早已经是有所耳闻的,也是因为她的这种性格,所以才会导致没有人愿意娶她。


    村子里有人知道我要入赘张家,甚至还当面嘲笑我,说我要有福享了!


    张秀梅越骂越起劲,甚至是连带着把我的父母亲都一起骂了起来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废物才能生出你这样的货色来!”


    听到这话,我不禁心间有些怒火涌起,这泼妇还真是以为我没有脾气了?


    我抬起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但却是看到张秀梅突然捂着自己的胸口,脸色苍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豆大的汗珠在她的额头上滚落下来!


    张秀梅发病了!


    其实我也不清楚张秀具体是得了什么病,但是此时显然不是纠结这些东西的时候,我急忙呼道:“快停车……”


    似乎是响应我的要求,车子一个急刹,我猝不及防直接撞在了前面的座位上,一时间是有些晕头转向了起来。


    “他妈的!这是谁家的!这么晦气都有的!”


    混乱之中我听到了张有伦气急败坏的叫骂声,然后是接连两个下车的声音响起,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我迷糊之中爬了起来,想要看看到底是干嘛了,却是被人死死地揪住了头发,我吃痛之下,急忙抬起头想要挣脱,但这一抬头看到的景象,却是狠狠地吓了我一跳!


    张秀梅双眼圆睁呲牙咧嘴,一张脸以极度夸张狰狞的姿态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那涂了口红的嘴,此时更像是一张血盆大口!


    “救……救我……”她狰狞的面孔,流着涎的嘴发出了怪异的语调。


    我下意识的就是推了张秀梅一把,虽然我算不上有多强壮,但是张秀梅一个女孩又兼病弱,被我这么一推,直接就撞在了车厢的另一边上,不断地抽搐了起来!


    这婆娘疯疯癫癫的,发起病来还真是吓死人了!显然,她刚才发起病来胡乱的抓住了我的脑袋了!


    我不敢留在车上耽误时间,虽然张秀梅看不起我,但我却不能眼看着她死掉,其他的不说,若是她死了,我就没法和张秀梅成亲了,那么父亲治病的钱就没了!


    张秀梅瘦弱的身躯在不断地抽搐着,胸腔以极度夸张的幅度起伏着,显然她此时已经是进的气少出的气多了!


    耽误不得,我打开了车门,基本上是滚着下了车的。


    “不好了!不好了!”


    我在地上半滚半爬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之后才是站了起来,但是等我看清楚面前的状况的时候,却是傻眼了!


    只看到了在我们的婚车队伍之前竟然是一列身穿白衣,扛着棺材的丧队!


    迎亲车队遇到奔丧的,这可真的是好看了!难怪刚才张有伦下车的时候会那么火大,甚至是连自己女儿发病都没注意到了!


    我心中不禁都是感到了有些荒谬!


    “我张有伦在三乡都是有头有脸的,今天我办好事,你们竟然敢来搅黄,是活得不耐烦了?”张有伦语气中带着冲天的怒火,显然是被气得不轻。


    诚然,无论是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是会觉得无比的愤怒!


    对面也是一样,气得不行,办丧事遇到办喜事的,这是冲撞,他们也绝对是高兴不起来的!


    而且张有伦还这么嚣张,对面更是来火了,立马就是有好几个身穿白衣的年轻人走了出来,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样子。


    我看到这样的场面,倒是有些惊讶对方的硬气,张有伦在三乡一带是恶霸一般的存在,对方一点都不怕张有伦,还真是令人惊奇。


    但是此时却不是看戏的时候,毕竟张秀梅此时还在车上命悬一线!


    我小跑着到了张有伦的身边,说道:“岳父,秀梅她……”


    “滚!”张有伦看都不看我一眼,直接就怒斥了一声,让我滚开去,在他看来我根本不值一提,会这么对我也自然是不足为奇了。


    我心中冷笑一声,自己的女儿都快死了,他还有心情在这里和人怄气?


    虽然不敢和张有伦翻脸,但我还是颇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秀梅发病了,好像还挺严重的!”


    “什么?!”张有伦听到了我的话,顿时是清醒了过来,他急忙推开了我朝着头车走去,我也是跟着走了过去。


    车子的门还打开着,张有伦火急火燎地走了过去,叫道:“秀梅,你怎么样了?”


    我不禁腹诽,张秀梅都快死了,哪还能回答你了?


    然而就在下一刻,车子内却是传来了一个轻柔的声音:“我没事了……”


    我不由得一愣,刚才张秀梅浑身抽搐喘不过气来,一副快要死了的样子,怎么现在却又没事了?


    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张有伦狐疑地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是俯身钻进去了车子里,在确定张秀梅没事之后,他带着笑脸出来了。


    我朝着里面看了一眼,只看到张秀梅安安静静地坐在了里面,仿佛是没事人一样。


    似乎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张秀梅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意,然后是低下了头,也不看我……


    我惊呆了!张秀梅这是怎么了?之前她不看我,是因为看不起我,觉得看我多一下,都会脏了她的眼。


    但是刚才她低下头的时候,却是带着一脸的羞赧,就像是真正刚出嫁的小媳妇一样,不敢看向自己的丈夫!


    “真是见鬼了……”我喃喃自语,有些惊讶于张秀梅的变化。


    张有伦走出了车来,站在了我的面前,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拉下了脸,下一刻他的手掌狠狠地甩在了我的脸上。


    他三大五粗力气也大,这一巴掌甩得我眼冒金星耳朵嗡嗡作响,鼻子都流出了血来,脸上是火辣辣的痛。


    “说话小心点!”张有伦看都不看我,丢下了这一句话,然后就直接走开了,显然我那句自言自语的话被他听到了。


    迎亲队遇到奔丧的他心中已经是十分的不痛快了,而我刚才的话显然就是触到他的霉头了!


    周围传来了讥笑声,那些张有伦请来的‘帮手’,看到我被打,都是幸灾乐祸地笑着。


    这一掌让我感到了无比的屈辱,张有伦一家根本没有一个人看得起我,在他们看来我就是一个为了钱愿意做上门女婿的废物!


    下至张秀梅,上至张有伦,对我轻则冷言冷语,重则就是咒骂揍打!


    我被打了一巴掌,甚至是连看一眼张有伦都是不敢,只能是擦干了鼻子上的血,窝窝囊囊的坐回了车里,任由外面那些人嘲笑。


    “没事吧?”


    就在我关上车门的时候,身边却是响起了一个声音,很轻很柔,像是风铃一般悦耳,与此同时,我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覆在了我火辣辣的侧脸上。


    我转过了头,有些奇怪地看着张秀梅,说实在的,此时她说话的语气,实在是让我感觉有点怪异。


    张秀梅的脾性我是有体会过的,她绝对不是会用这种语调说话的人!


    此时她冰凉的小手摸在我的脸上,竟然是令我脸上的疼痛减弱的几分。


    似乎是我的目光让她感觉到了不妥,她的脸竟然是飘起了红晕,收回了手,眼睑低垂,不敢直视着我。


    张秀梅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令我心神一紧……


    这可真是活见鬼了!这凶婆娘,难道是转死性了?


    “你……没事吧?”我感觉自己的脑筋有点转不过来,张秀梅的变化让我摸不清头脑,却是把她给我的问题,又给她还了回去。


    张秀梅抬眼看了我一下,明眸如水又微弯如月牙,什么都没说,只是微笑地看着我。


    眼睛是一个人心灵的外在表现,一万个人就有一万种眼睛,说谎最难的一点,往往就是掩饰自己的眼神。


    张秀梅那对我不屑一顾的眼神,我是深有体会的,但是此时我在她的眼中却是根本看不到那样的轻蔑,只有一抹莫名其妙的欲言又止……


    显然,她在隐瞒些什么!


    我看她这样,也就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悻悻地坐在了位置上,其实张秀梅有这样的变化也是好事,起码我以后也会好过一点。


    外面的吵闹还在继续,让我的心情有些烦躁,对面好像也不是省油的灯,只是在吵闹了一阵之后最终还是没有打起来,对方让开了路让我们先走了。


    张有伦骂骂咧咧地上了车,直骂晦气,办喜事遇到丧葬队,却也确实是十分晦气的事情,很多时候双方都会直接大打出手的。


    “白白浪费了那么多的时间,快走吧!”张有伦直接呼喝着,车队就这样重新开始行动了起来。


    张有伦是三乡的乡长,但势力并不仅仅局限在三乡的范围,据说张有伦的亲兄弟在镇里也很吃得开,所以他们两兄弟在镇里乡里都是横着走的。


    “下车!”


    到达了目的地,张有伦回头瞪了我一眼,让我下车去。


    不得不说张家确实是家大业大,张有伦的家是一栋小楼,周围围起来了一圈,是一个不小的院子,也不知道张有伦是用什么手段,占来这么多的地。


    酒席就在张家的院子中举行,因为我是入赘的而张家又看不起我家,所以酒席根本没给我家的人备位置,在场的都是张家的宾客,我一个都不认识。


    这些人对着我指手画脚,看不起我这个上门女婿,在周围三乡十八村人的眼中,给人做上门女婿都是不光彩的事情,是要一辈子抬不起头的。


    就在我忍受这些人异样的眼光的时候,有人走到了我的身边,握住了我微微颤抖的手,我看了一下旁边,却是看到张秀梅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此时是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


    她的手很冰,冰凉的触感让我乱糟糟的思绪是冷静了不少。


    “没事的,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张秀梅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安慰着我。


    我莫名奇妙地点了点头,心中却有些奇怪,就算她要安慰我,也应该是说别的话吧?说这话是什么一回事?


    这里是她家,难道她还心知肚明,知道她一家对我不好?


    只是她没有说其他的,而是一直拉着我的手,我有些好奇的看了她一眼,却是看到她的脸是一片平静,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接下来的事情很是简单,在举行了一些拜天地之类的仪式之后,酒席就开始了。


    酒席上我被灌了许多的酒,虽然我的酒量还算可以,但是也架不住那些人带着恶意的劝酒,没一会儿我就吐得一塌糊涂,被扛回了房间里面。


    躺在了床上,我醉眼迷蒙,只知道这是张秀梅的房间,也是我们的婚房,更是我的囚房。


    就在我天旋地转之中,我看到了一个穿着红衣裳的人影出现在了床边,我挣扎着想要起来,说道:“秀梅……”


    但她却是伸出了葱白一般的手指,点在了我的额头上。


    她的力气有点大,和那瘦弱的身子很不相符,我本来就带着醉意,被她这一点,我竟然是倒在了床上没办法起来了。


    “我要起来……”


    我胡乱挥着手却是徒劳,根本没有人来拉我一把,眼前的这个人显然也没有想要拉我起来的意思。


    迷迷糊糊的视线之中,她开始动作了起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她竟然是开始宽衣解带了起来。


    尽管我醉眼迷蒙,但眼前的情形立马让我的醉意醒了三分,少不更事的我,哪里见识过这样的阵仗?


    我死死地盯着眼前的景色,想要牢牢地记在脑海之中,不经意间发现在她纤细的腰侧有三颗小小的痣,很不起眼,若不是我观察得仔细,恐怕还真是发现不了。


    如果不是这几点黑痣的话,我绝对会以为看到了仙女下凡,因为她太完美了,肌肤近乎无暇!


    我感到全身的血液都是沸腾了起来,那是绝对的燥热!


    她就这样站在了我的面前,身上仿佛散发着淡淡的光,我下意识地舔了一下唇,勉力抬起头想要看清楚她的样子,然而我却是迷迷糊糊的看不清楚。


    我想这大概是因为酒精的作用了,她的脸我竟然看不清楚。


    下一刻,这艳白似雪的身影带着一股香风投入了我的怀抱之中……


    ——————


    以上是新书的章节,还想接下去看的朋友,可以在黑岩搜索《半路冥妻》,电脑网页端的朋友也可以点击链接进行阅读:


    谢谢大家的支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