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佛系真千金擅长打脸 > 371 攀附(二更)

371 攀附(二更)

    很快小花拿了件白色长款羽绒服下楼了,明镜也吃完了早餐。


    她穿上羽绒服背起书包就走了。


    冉腾霄起身,接过帮佣手里的大衣:“我送你。”


    明镜笑了笑,“那就多谢了。”


    冉腾霄瞥她一眼,“你在祝家也是这么客气吗?”


    “霄爷对谁都这么好吗?”


    一句淡淡的反问令冉腾霄噎了噎。


    男人哼了声:“除了你。”


    原来她也有这么牙尖嘴利的一面。


    冉腾霄的座驾是一辆商务型豪车,又大又宽敞,低调又奢化。


    明镜坐上车,冉腾霄随后坐进来,吩咐司机:“去圣德高中。”


    车厢内的气氛格外沉默,司机大气不敢出。


    冉腾霄手指落在膝盖上,轻轻弹了弹:“那天宴会现场,你不觉得曲飞台得知你是伯公的女儿后,反应有些强烈吗?”


    “你想说什么?”


    冉腾霄勾了勾唇:“当年伯公追去京州,本想抓吉昌的儿子,却因情报错误,误抓了一个离家出走的小男孩,你知道这个小男孩是谁吗?”


    明镜侧眸看向车窗外雾蒙蒙的风景,眼底映入一片雾色。


    “想必西羽早就告诉你了,那个人是曲飞台,他真正的身份,是曲家小少爷,也就是说,在伯公的死亡现场,除了禹江,还有曲飞台。”


    “怪不得这小子反应如此强烈,原来你们之间,还有这种渊源,他估计对我们冉家恨之入骨吧。”冉腾霄感叹道。


    “之前追求你闹得满城风雨,我那时就觉得,他好是好,但还是配不上你,如此也好,彻底断了他的念想。”


    冉腾霄扭头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你不会对那小子上心了吧?”


    “如果你很闲,就打开微博,上边尽是明星的绯闻八卦,满足你的八卦欲。”


    “停车。”


    司机赶紧踩了刹车。


    “快到学校了,剩下的路我自己走过去,你回去吧。”明镜推开车门下车,背着书包离开。


    冉腾霄降下车窗,望着少女渐行渐远的背影,勾了勾唇。


    “脾气还挺大,看来你对那小子,确实有点不一般啊。”


    明镜走进校园的那刻,彻底在学校引起轰动。


    经历过硫酸事件后,她就再也没在学校出现过,然后就是祝家的寿宴一波三折的反转。


    大家假期三天吃瓜吃到撑。


    仅仅过去几天,再见明镜,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大家看着她的目光,敬畏中夹杂着一点复杂,痛心中又满是遗憾。


    卿本佳人,奈何为寇。


    冉家再厉害,也始终不是正经门户。


    这几天被科普了冉博文做过的恶,对明镜感观更不好了。


    赵蓁一个冉家的外甥女都能如此嚣张,冉家正儿八经的大小姐,就算把学校拆了,校长估计也不敢放半个屁。


    以前还有人跟明镜说笑打招呼,现在一路走来,大家看到她纷纷低头,等她走过去后,又聚在一起对着她的背影窃窃私语。


    明镜充耳不闻,走进教室坐下。


    宋引章看到她愣了愣,神情有些复杂:“小飞联系你了吗?”


    明镜摇头。


    宋引章叹气:“我给他打了好几天电话,都没人接,后来直接关机了,我真怕他出事,他那天的状态实在太差了,我从没见过小飞那么失控的样子。”


    其实他隐隐有预感到小飞当年被绑架与冉博文有关,他跟明镜之间,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孽缘。


    “曲家会照顾好他的。”


    明镜拿出课本,开始预习下节课的英文单词。


    宋引章看她一眼,很想问问她,小飞对她来说,到底算什么。


    想了想,终究还是闭了嘴。


    到底是小飞一厢情愿了。


    中午食堂。


    李姣姣找到赵蓁,“我听说她已经回了冉家,霄爷不会真的要接受她吧?”


    赵蓁没好气道:“我又不是表哥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知道。”


    李姣姣愁眉苦脸的:“我以前没少说她风凉话,她不会报复我吧?”


    赵蓁白她一眼:“看你那怂样,她还能打你不成?”


    “蓁姐,你一定要罩着我啊,你们俩好歹还有亲戚关系,她还能卖你个面子。”


    赵蓁听了这话,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阴恻恻的瞥她一眼:“亲戚?”


    李姣姣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还在兀自说着:“我听我妈说冉博文、就你伯公明镜她亲爸,当年做的那些事情,让我大开眼界,作为他的女儿,一定不遑多让,以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失算失算了……。”


    赵蓁“啪”的摔下筷子,“你给我闭嘴。”


    李姣姣一脸懵逼:“蓁姐……你怎么了?”


    赵蓁深吸口气:“你干嘛要怕她,我表哥接她回去不过是权宜之计,她得意不了多久。”


    李姣姣愣了愣,“你的意思是……?”


    赵蓁重新拿起筷子,冷笑了声:“等着瞧吧,好戏还在后头。”


    李姣姣从她话里琢磨出味儿来,她也不笨,似乎懂了。


    霄爷跟明镜不是一脉,所谓一山不容二主。


    “如果她攀上了京州高门呢?”李姣姣问道。


    “你什么意思?”


    “难道你不知道?前天传出她跟薄医生一起吃饭的消息,现场照片都有,这位薄医生可是京州薄家的少爷,他母亲出自京州百年书香贵族慕容氏,而薄老爷子一身荣勋,满京州都找不出第二家,如果薄家成了她的助力,那可就大大不利了。”


    赵蓁眉头紧蹙,不屑道:“薄家那样的门楣会看上她?开什么玩笑。”


    高门规矩那么多,什么都讲究门当户对,明镜她是冉博文的女儿,江州都没人家看得上她,更别提京州。


    痴人说梦!


    “那可不一定,依那位的容貌和手段,要是有心,你觉得拦得住吗?”


    这倒是实话。


    明镜容貌气质头脑手腕一个不差,她要真有心干什么事,谁拦得住?


    赵蓁问道:“薄医生还没回京州吗?”


    “没有,他逗留在江州,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明镜。”


    赵蓁吐槽道:“这种大名鼎鼎的名医,不是该忙得脚不沾地吗?他为什么这么闲?”


    “我又不是薄医生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不过……。”李姣姣瞥了眼四周,压低声音说道:“高老太太昨天住院了,我听说高大夫人在医院遇到了薄医生,求他给自家老太太主刀,薄医生竟然同意了,这下子先是让高家给攀附上了,真是豁的出去。”


    “高嘉?”赵蓁哼笑了声。


    “就凭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


    李姣姣捂嘴笑了:“谁说不是呢。”


    赵蓁瞥她一眼:“你呢,你就没想法?”


    李姣姣脸一红,有些害羞:“你说什么呢?”


    “我看现在满江州芳心浮动,你还能稳得住?你主动提起薄医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注意。”


    李姣姣嘿嘿一笑:“就知道瞒不过蓁姐的眼,你想啊,你便宜了明镜,还不如便宜我呢。”


    “那薄玉浔都快四十了,你正是青春好年华,值得吗?”


    “其他人肯定不行,但那可是薄医生,值、太值了。”李姣姣这几天搜集了很多这位薄医生的资料,越看越倾心。


    与之一比,江瑾辰曲飞台这些小年轻都太幼稚了,还是成熟型的男人最有魅力。


    赵蓁白她一眼:“你想我怎么帮你?”


    李姣姣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必须要快,不然等他回了京州就晚了。”


    赵蓁吃惊的看她一眼:“你胆子真大。”


    “舍不着孩子套不着狼,现在这情况,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李姣姣目光瞥到明镜走进了食堂,翘了翘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我是全能大明星 明天下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末世进化:美惨强男主他重生了 都督请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