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一剑长安 > 第二六零章八方皆相庆(二)

第二六零章八方皆相庆(二)

    如今人族和相柳一族关系越来越密切,在大一点的城里,人族就算看到浑身冒着绿光的妖族也不会害怕。


    而且,相柳一族再度出兵攻打金乌一脉之时,便已经派出了使者去往铁剑山商议兵器买卖和打造的事儿。


    至于铁里木村上空的封印中,也早就行动了起来。


    虽然说在封印中的战斗以扶月境以上为主,可这是生死搏杀,不是点到为止的比试。战场的胜利,向来都是用生命堆出来的。


    “这就是我自小生活和长大的地方。”一身甲胄的年轻将军轻声说道,他的手放在了轮椅的扶手上。


    此时,落日西沉,染红了面前的黄沙。


    “血染就的黄沙……”坐在轮椅上的人淡淡的说道。


    “的确,这片黄沙是血挣来的。我们一介武夫,虽然不似白衣卿相这般文采斐然,但也懂得这一点。一寸山河一寸血,不管是封印内而是封印外。作为人族,应当用血肉来捍卫自己的土地,自己的家园。”推着轮椅的年轻将军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这算是他和这位“白衣卿相”梅开二度,第二次合作了。


    可越是相处,孙天明便越是觉得可惜。


    要是这位白衣卿柳承郎帮助人族,那人族的胜率将会成功一成不止。


    “别老是含沙射影的说我了,现在我不就在帮人族?”坐在轮椅上的柳承郎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


    孙天明沉默了下来,与柳承郎一同看向了缓缓沉入沙漠的太阳。


    直到太阳完全落下,远方那躁动的扶桑神树这才安静了下来,停止了躁动。


    柳承郎不解的看向了扶桑神树的方向,虽然才来到这封印之中没多久,但他也发现了,扶桑神树那边的动静似乎是和封印中的太阳有关。


    “我们封印中的太阳东升西落,我们能看到多久的太阳,全看金乌一脉的脸色。人族,真的受了太多的欺压。”


    孙天明看着柳承郎的侧脸,再度认真的说道。


    他说那么多,是真的想劝说柳承郎站在人族这一边,别在为相柳一族卖命了。


    虽然说在徐长安的搭桥牵线之下,相柳一族暂时和人族合作共抗外敌,但大家心里都清楚,合作只是暂时的。等灭了金乌一脉和裂天,或者不用等裂天战败,或许他们就会成为敌人。


    要不是真的发自内心欣赏柳承郎,孙天明也不会这般。


    “我知道,以前的轩辕皇室对不起你,可一个人的仇恨,不应该牵扯到大义和种族上来啊!”


    柳承郎倒也没有生气,他知道孙天明是好意,只是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已经证明自己了,至于轩辕皇室对得起我,还是对不起我,都无所谓了。轩辕楚天死了,殉情而死。人死犹如灯灭,所有的往事也就随风而逝。”


    听到这话的孙天明更加的疑惑不解了,在他的心中,湛胥绝对不是一个贪图荣华富贵之人。


    “那你为什么……”


    柳承郎眉眼低垂,想了很久,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了远方闪烁的星星。


    曾经,也就是那轩辕家的女子如同一个星星一般点亮了他内心的夜空。


    柳承郎心里何尝不想去往人族,何尝不想念长安。若是他能够去荀法等人的身边,他有信心,这圣朝又会是另一幅新模样。他很羡慕荀法、楚士廉。特别是楚士廉,家人犯了错,仍旧有机会进入朝堂,一展才华。


    在相柳一族中,看起来柳承郎地位很高,可实际上,除了底层的相柳一脉的士兵,其它人根本不会拿正眼瞧他。他们只是想利用柳承郎的军事才能而已,但柳承郎真正想做的事儿,是护国安民,肃清吏治。更何况,他只是一个凡俗,没有修为的凡俗而已,又怎么能得到相柳一族真正的认可。


    柳承郎心里很清楚,他所得到的所有尊重,所有的和善,全都是因为湛胥。


    只有和人族合作的这段时间,遇到孙天明之后,他才感受到了朋友之间的关爱、认可和赏识。


    但,柳承郎却无法回来,也不能回来。


    他的确在相柳一族过得不开心,但只要一想到轩辕慧安,想到日后她有可能苏醒过来,便觉得一切都值了。


    孙天明分明瞧见柳承郎有些动容和动摇了,可下一瞬间,柳承郎的眼中充满了坚定,笑着对他摇头道:“你不用劝我了,也别用所谓的种族和大义来压我。你除非杀了我,不然劝不了我。”


    孙天明越发的不理解,张了张嘴,本想问一句“为什么”的他还是闭上了嘴。


    “行了,我们回去准备一下吧!还有十四天,大婚就要开始了,倒时候我们要在这封印中送给徐长安一份大礼。”


    孙天明的手悬在了半空之中,本想帮柳承郎推轮椅的他没有得逞,只能看着那道背影艰难且孤独的朝着相柳一族大军的营地而去。


    “行吧,我也回去计划一下。希望,一切顺利!”


    良久之后,站在原地的孙天明才轻声呢喃道。


    ……


    一艘大船正缓缓前行,朝着龙岛而去。


    船上大多凡俗,而在船的下方,则有几道黑色的身影在游动。


    船上的凡俗们心里惴惴不安,他们只知道此番去的地方被称之为“仙岛”也不为过。


    据说那里面可都是真龙,他们害怕的同时,又有些兴奋和激动。毕竟此番他们去龙岛,那可是提亲的,代表长安为小侯爷徐长安置办的彩礼!


    他们现在别的不怕,就怕有传说中的大海怪钻出来,将他们给掀翻。


    其实,自打这艘大船进入海中,龙岛便悄悄派人保护着这些船只。


    ……


    “你决定了吗?你可知道,你这么做就代表着和长老阁撕破脸皮。”一身蓝色衣服的敖姨站在了身穿黑袍的敖岛主身后,淡淡开口说道。


    敖姨向来和敖岛主不和,自打他强行插手他们姐妹的婚姻之后,敖姨便没有叫过敖岛主“父亲”二字。


    在敖姨看来,敖岛主的心里只有龙族,只有龙岛,完全没有他们姐妹,没有家庭,更没有徐长安这个外孙。


    就算是前些日子对徐长安有好脸色,那也是因为徐长安自己一拳一脚打出来的。


    敖姨自然知道龙岛的历史,在远古时期,龙岛才是海域的中心。


    妖族在没有鲲鹏大人出现的时候,以龙族为尊,哪有什么长老阁的事儿。


    后来还是神龙被封印,这才导致龙族地位一落千丈。之前名不见经传,看见龙族都要俯首称臣的几个家族纷纷骑在了龙族头上,弄出了这么一个长老阁。


    不过,长老阁中的章氏和蓝氏倒是和龙族交好。特别是蓝氏家族,当年差点就和龙岛喜结连理。


    “长老阁只是答应裂天和我那干孙女紫涵成亲,他们也没说不允许我接彩礼啊!”


    背对着敖姨的敖岛主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任风撩起他斑白的两鬓,也撩起了他的黑色袍子。


    敖姨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突然觉得自己的父亲变了,整个人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如同一柄欲刺破苍穹的长矛。


    “你是打算和长老阁撕破脸皮了吗?”敖姨有些激动,自己的父亲面对长老阁唯唯诺诺了那么多年,难道如今真的要崛起了吗?


    她紧紧的盯着敖岛主,心里充满了希望。


    “没有,我们龙岛和长老阁一直相安无事,何来撕破脸皮一说。只不过,他们做他们的事儿,我们做我们的事儿,互不干扰。”


    “那你以前怎么不这么做,我们龙岛被欺负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做!”敖姨有些愤怒,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受够了这所谓的长老阁,可她却不明白自己的父亲此时这话,和他所做的事儿到底是什么意思。


    “要战就战,要打就打。管他强与弱,打过了才知道。轰轰烈烈的死,总比畏畏缩缩的活着好!”


    敖姨有些生气,喘着粗气的她继续骂道。


    “滚!”


    敖岛主只是给了她这一个字,甚至都没有转身。


    “你……”


    敖姨看着自己父亲的背影,气不打一处来,转身便离去!


    只是,敖姨才走了两步,耳边便传来了自己父亲的声音。


    “我龙族,没有怕死的!你记住,龙族当年辉煌过,强大过。数量比现在多,族人比现在的勇猛!”


    听到这话的敖姨顿了顿脚步,神色微变,随后又大步离开了。


    “一个族群的崛起,若真的只是打打杀杀那就好了。我,不敢赌,也输不起啊!”敖岛主摇了摇头。


    ……


    小岛之上,徐长安送彩礼来的消息早就传了进来。


    而且,这送的彩礼不仅仅是一大船,据说是好多船。


    “少主,船估计还有三天就会到龙岛了,要不要我们?”天残地缺走了过来,看着躺在沙滩上的裂天说道。


    裂天摇了摇头道:“没必要,你们两去替我保护去往龙岛的船只,别让他们出事儿。还有,帮忙想想,送徐长安什么礼物好?”


    “送礼?”天残地缺顿时一愣。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徐长安是来抢亲的,而且颇为强势。但自家少主不仅不防范,还要送礼?


    “没错,到时候我会带着我的新婚妻子汪紫涵去捧徐长安的场,我娶了美娇娘,自然也要去祝福他。”


    天残地缺即使再笨,也明白自家少主的意思了。


    他这是要诛心,去羞辱徐长安!


    ……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章分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我是全能大明星 明天下 重生八零锦绣军婚(重生八零锦绣盛婚) 末世进化:美惨强男主他重生了 都督请留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