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全民觉醒,我却开精灵宠物店 > 598 刀剑不分的垃圾,也配论剑?!

598 刀剑不分的垃圾,也配论剑?!

    “你就是孔兴……”


    苏白的拳头微微握了起来,这个世界他的朋友很多,但最要好的始终就那么几个。


    裴经国,就是其中之一。


    虽然裴经国被凤王复活,死而复生……而且变得更加强大。


    但他毕竟是死了一次!


    拥有力量,除了用来保护之外……当然也可以用来复仇!


    “等等……”


    孔兴突然皱了皱鼻子,收起剑,往后退了一步。


    “我这一剑,是为那个从地狱爬回来的家伙准备的。”


    孔兴把手放在了胸口上,看着苏白淡然道:“你很强,我闻得出来,所以我不能跟你打。”


    “上一次和那家伙的交手……我没赢,这次我一定要赢回来。”


    孔兴穿着一件单薄的布衣,透过布衣,可以很清晰地摸到下面埋藏着的一道凹陷疤痕。


    这是裴经国“临死”之前,劈出的那一剑。


    孔兴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把属于苍响的独特剑气消磨,却也和裴经国死而复生一样,因祸得福,剑道再次攀升了一截。


    光论剑道天赋,这个家伙就是如此可怕。


    “伱不想打?你问过我吗?”


    苏白冷哼一声,孔兴想不想打,跟他苏白有什么关系?


    虽然裴经国也一定会希望苏白把孔兴留给自己……没关系,大不了打残养着!


    这就是现在的实力,带给苏白的底气。


    就算孔兴再厉害,苏白也有信心在不击杀他的情况下把他给抓住!


    说着,苏白撸起袖子往前一步,就要冲上去开打。


    然而就这一刻,一只干枯的手臂轻轻拉住了苏白的胳膊。


    大统领看着望过来的苏白,缓缓摇了摇头。


    “让他走,不论你和使徒们的战斗如何收场,我们这边的战力依然不够用。”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战斗。”


    苏白微微一愣,转头看向四周,半晌后,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确实如此,周围的死兽和亚兽排的,都已经快无立锥之地了。


    现在虽然在使徒们不知道什么方法的控制下,只是对着学生们流口水。


    但相信只要使徒一声令下,这些亚兽和死兽会毫不犹豫地朝着这边冲锋!


    在这种情况下……敌人能少一个是一个!


    “告诉他,我等着他。”


    见苏白没有再往前冲,孔兴明显也松了一口气。


    那一剑一旦递出去,不论结局如何,对于他的剑道都不会有半点裨益。


    他抛弃了一切来换取剑道增长,自然不会在乎……这好像有点没面子的行为。


    孔兴收起长剑,就要转身离开。


    他过来,本来就只是为了裴经国!


    “等等!”


    突然,使徒阵营里有人大喊了一声。


    下一刻,一道闪亮的弧光倾斜着劈向了正欲离开的孔兴。


    孔兴的脚步微微一退,弧光切入地面,悄无声息地在地上砍出了一道深不见底的缝隙!


    “我们……让你走了吗?孔兴!”


    王策身后,一个头上绑了一个发结,双目紧闭的人往前一步,单手搭在腰间长刀上。


    “又来?”


    看到这一幕,苏白顿时和大统领面面相觑。


    其实就算是大统领也没想到,本来应该见面就打生打死的一场战斗,居然会横生出这么多波折。


    “看样子,虽然这些使徒已经摆脱了死气的控制,但是能够主动去接受死气的……也都不是什么正常人。”


    大统领冷哼了一声道:“没事,我们不怕拖……学生们正在适应战场的气氛,拖得越久越好!”


    苏白回头看了一眼,顿时赞同地点了点头。


    学生毕竟是学生,就算是做好了赴死的准备,面对这么多密密麻麻的死兽和亚兽的时候,依然会害怕!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恐惧正在慢慢消散。


    这些学生……正在以一个极快的速度适应这个战场!


    王策看了大统领和苏白一眼,没有说话。


    他皱眉说道:“渡边,你这又是在干什么?既然他要走……那就让他走吧。”


    浪人装束的渡边嘴角微微翘起,摇了摇头道:“我们只是跟你有相同的目标,并不是你的属下……”


    丝毫不理会脸色阴沉的王策,渡边抬头,用紧闭的双眼对着孔兴说道:“你说你有一剑?”


    “我对你的那一剑,很感兴趣……”


    说着,渡边走到孔兴前进的路上,伸手虚指之下,一个刚好挡住孔兴去路的圆圈,被画了出来。


    “同是剑道中人,我一直都想试试你的剑法……”


    “让我看看吧,你那一剑。”


    虽然眼睛是闭着的,但是渡边的语气中,能很明显地感觉出来,这家伙和孔兴一样,是个真正的武痴。


    孔兴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摆出架势的渡边,又看了一眼渡边腰间那把极长的连鞘野太刀,突然嗤笑了一声。


    “刀剑不分的垃圾……也配和我论剑?”


    渡边的脸色,瞬间大变,眼睛还是眯着,额头上却突然青筋毕露!


    强烈的气势从这个使徒身上卷起,衣裳猎猎作响,被绑起来的一头长发,瞬间挣脱了皮筋的束缚,朝空中竖起!


    苏白身旁,子鼠宛若木头雕刻一般,一直都面无表情的脸突然一阵抽搐,半天之后,心不甘情不愿地摇了摇头:“很强……我打不过。”


    苏白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看热闹。


    确实很强,就刚才那一瞬间产生的气魄,甚至隐隐有当时北岗静司给他的感觉,如果这家伙真的劈出那把野太刀,光论爆发力可能还要高过北岗静司!


    “孔兴,你也不过就是个第六席!”


    “而我是第五席!你要搞清楚!”


    孔兴的话,似乎刺痛了渡边的自尊心。


    这位樱花籍的使徒,至少从气量上来说……确实不如他的那位同胞,北岗静司。


    “第五席,第六席……有区别吗?”


    “你不会真以为,差了一席你就可以对我摆架子了吧?”


    “天童幼稚到以为他能伤我……而你却比天童还幼稚。”


    “你也配……跟我论剑?!”


    孔兴讥讽地朝着渡边一笑,突然一步跨出,踏到了圈内。


    下一刻,渡边的双眼,猛然睁开!


    圆圈之内,剑气轰鸣!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