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年代空间:带着百亿物资撩竹马 > 第700章 就是条狗

第700章 就是条狗

    苏昀承这人,八百张面孔。


    长辈眼中,他举止得体行为稳重,成绩好、战绩好、工作也好,哪哪都好。


    大多数平辈人眼中,他是那个最好永远不要见面的冷面阎王爷。


    林怀洲和谢宇国眼中……苏昀承?那不是条狗吗?


    林怀洲盯着苏老狗,后槽牙都快磨平了。


    当着他爸妈面儿说有联谊会,这与用机枪顶着他脑袋让他去联谊有什么区别?


    区别还是有的。


    机枪手未必会对他林团长开火,但林妈真的会抽他。


    “有联谊?那一定要去啊。”


    林妈一锤定音。


    她快愁死林怀洲的个人问题了,偏偏他自己不着急,见着女同志掉头就跑,比狗蹽得还快。


    “不是,妈,”林怀洲觉得自己还可以抢救一下,“我月底就要去穗城,这时候去联谊不是耽误人姑娘么……”


    “甭懵我,你那差事前后用不上半个月,耽误什么了?”林妈瞪了他一眼,转头对林爸说,“你管管他。”


    林爸从来都不是武断的人,管教孩子也是要给他们选择的——


    “你自己走过去还是我把你绑过去?”


    林怀洲:“我和谢宇国一起去。”


    既然抗争不了命运,那就拉更多的人一起下水。


    林爸满意地点点头,又补充道:“闺女,你跟你哥一起去。”


    “我?”


    林念禾瞪大眼睛,下意识拽住苏昀承的衣袖:“爸,我要订婚了。”


    “我知道你要订婚了,”林爸有些气闷,“我是让你去看着你哥,他和谢宇国上次去联谊会,俩人躲墙角下了一晚上五子棋。”


    “哦嚯。”林念禾来精神了,“这活儿我爱干!”


    联谊会哎,一听就是有甜瓜无数的好地方。


    三天后——


    “林怀洲,你就是条狗。”


    谢宇国摘下皮手套,斜睨着林怀洲,嘴里不自觉发出耗子啃米似的咯吱声。


    林怀洲一脸生死看淡的表情:“要骂你骂苏昀承去,他提的,不然你以为我妈怎么知道的?”


    林妈整天忙工作,哪有闲心管联谊会的事儿?


    要不是苏昀承提起,联谊会结束三周年林妈都未必会知道。


    “他也是条狗。”


    谢宇国掀了掀眼皮,视线缓缓转到一旁乐呵呵的林念禾身上。


    他忽然笑了。


    一把拽开林怀洲,谢宇国凑到林念禾身边,推着她的肩膀往前走,嘴里还念叨着:


    “小禾,来都来了,你也来跳个舞,反正你和苏昀承还没订婚,他今天也不在,小姑娘家家的,多交些朋友!”


    林念禾:“……?”


    他好像在用一种很新奇的方式报复。


    排兵布局上,谢宇国最擅长快攻闪电战。


    林念禾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把她推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男人面前:“来,小禾,这是……”


    他没说完,林怀洲追了上来。


    “谢宇国!你个狗都不如的玩意儿!撒手!”


    三狗团,谢宇国最先再降一级。


    他俩短暂地对视一眼,突然福至心灵般开始争吵,继而开始动手。


    突然的变故,联谊会上所有人都懵了。


    林念禾看着他俩拙劣的表演,嘴角向上扬起。


    突然,一声清脆的“爸爸”传入林怀洲耳中。


    这声音他太熟了,是他妹妹的。


    所以她喊的是……


    他又与谢宇国对了个眼神,二人逐渐收势,不轻不重地拉扯几下,用不着旁人劝,他们就主动分开了。


    林怀洲下意识看向旁边,没瞧见他家老林同志。


    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林念禾迈前一步,站在他俩中间:“打够了?”


    “咳咳,妹你别管,”林怀洲心知自己是被妹妹骗了,但又不能承认,只得硬着头皮往下编,“今儿这事儿必须说明白。”


    谢宇国跟着点头:“对,这里施展不开,林怀洲你跟我出来,去操场上比划比划。”


    不等林怀洲说话,林念禾开口了:“正月里打什么架?来,咱们这儿有电话吧?同志,劳烦给谢家和林家打个电话,请谢伯伯和我父亲来给他们俩做主。”


    林怀洲:“……”


    谢宇国:“……”


    她这是劝架?


    她这分明是要他俩的命啊!


    眼见着真有那实心眼的要去打电话了,林怀洲赶忙挥手:“别别别,闹着玩儿呢。”


    谢宇国也跟着说:“对对对,联谊是领导的关怀,不能辜负,继续、继续。”


    林念禾双臂环胸,笑盈盈地看着他俩:“你们真的只是闹着玩儿?别吓我啊,我胆子可小了。”


    “闹着玩呢,真的。”


    “没事儿、没事儿,妹你别害怕。”


    林念禾煞有介事地点点头:“那行吧,你们俩也别愣着了,赶紧联谊去吧。”


    林怀洲:“……”


    谢宇国:“……”


    “快去呀,”林念禾催促着,并从呢大衣兜里掏出个巴掌大的工作笔记,“哥、宇国哥,你们放心,我一定真实记录、详尽汇报!”


    “你……汇报给谁?”


    “当然是给谢伯伯和爸爸啦。”


    “这还有必要汇报?”


    “嗯……为什么没有呢?”


    看着林念禾无害的笑脸,林怀洲和谢宇国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俩对视一眼,默默转身,往女同志的方向走。


    谢宇国咬牙切齿:“林怀洲,你这辈子干的最大的错事就是没把小禾跟苏昀承搅和了。”


    好好的一姑娘,转眼就被带坏了!


    林怀洲不想答话。


    他觉得他做的最大的错事是同意把妹妹送到兰县去。


    看着那两道挺拔的背影,林念禾满意地合上笔记本。


    “我可真是个劝架小天才啊。”


    她由衷地佩服自己。


    林念禾默默退到角落里,拿了瓶汽水小口小口喝着。


    “念禾。”


    突然,一张顶着两轮漆黑眼圈的憔悴脸出现在林念禾面前。


    “妈呀!”


    林念禾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挪,差点儿从凳子上仰过去。


    季铭亦赶紧拉住她。


    坐稳了,林念禾才问:“你这是……你到底犯了多大错啊?季爷爷怎么把你打成这样?”


    林念禾皱着眉,满眼同情。


    季铭亦:“……”


    他能说他这黑眼圈不是挨揍了,而是单纯地熬夜熬出来的吗?(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