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只为今生遇见你 > 339、大结局

339、大结局

    真不晓得是像了谁。


    她和沈陌瑾完全没有这种性格啊。


    欢颜才不晓得娘亲在想什么,她扑腾扑腾的摆荡动手,摸在娘亲的脸上,她还小,不能表示出自己的意图。


    只是摸着苏冉夏的脸,娘亲好漂亮。


    苏冉夏抱着她在殿内走动,一边看着儿子,防止他滚了下来,倏地瞥见女儿扑着动作,对着身后咿咿嗷嗷嗷的叫个。


    那墨蓝色的眼眸里,绽开出澄亮的光彩,一闪一闪的耀眼的很。


    她转过身去,就看着赵王庭站在殿门前,目光投向她这里,那样子,好似站了有一段时辰了。


    将女儿和儿子抱着放到了车篮子里,苏冉夏转过身来,缓缓一笑,“如何,找我有事?”


    收回目光里的倾慕,赵王庭跨步进入,仍然是一身华美的衣袍,头上插着三根澄蓝色的孔雀羽毛,轻轻摆动,看着面前由于生了孩子后,变得愈加填塞了女人风情的苏冉夏,定了定神,讲话道:


    “这几个月我在查我娘的出身,真相在大庆这里,像我这种眸色的人很少,前两天收到动静,在草原的那儿,有一个大月国,那边的人肌肤极白,眼眸以琥珀色为主。今日来个你道个体。”


    将紫妃的尸体收好了以后,赵王庭都没有下葬。


    在他的心底,要将娘亲送到故土上去,而不是作为一个名字都没有的胡姬安葬在并不属于她的地方。


    “落叶归根,希望你能找到娘亲。”


    殿中静悄悄的,赵王庭看着两个孩子。“欢颜长得和你很像。”


    侧头看了一眼,就瞥见欢颜抬起胖胖的面庞,盯着赵王庭,眸子子一挪不挪的,扑腾着在篮子上拍了拍,好似很赞许赵王庭的话。


    “她鬼的很,不晓得像了谁。”说女儿,苏冉夏的语气也天然宠溺了许多。


    “能做你女儿,是一件很走运的事。”赵王庭说完,不待她接话,话锋马上一转,“告辞过了,我就走了。”


    “药,还没制出来,你到了哪里要记得给个信,否则药制出来了,你还不晓得。”想了想,苏冉夏说出这么一句话。


    一下子,赵王庭的嘴角就勾了起来,“好的。”


    又是秋风卷来,天际上飘着几朵云彩,慢吞吞的闲庭溜达,皇宫内的枫叶也红了起来,交错在蓝白的颜色之中,比起夏风,更有几分平淡的滋味。


    自从怀孕后,苏冉夏就没有上朝,沈陌瑾一人处理政事。


    太阳斜照进屋内,沈陌瑾下朝回归,就听见苏冉夏说了赵王庭离开皇宫的事,缓缓讲话,没有一点意外,


    而他的牵挂,已经留在了三个宝身上。


    转过身去,沈陌瑾对着儿子道:“来,给爹抱抱,看看重华有没有长胖一点……”


    大庆的夏季,眼见金辉耀目,天穹上挂着一两缕云丝,没有一点风,热腾腾的空气好像闷在了这一方的空间里。


    六国的战乱虽未提议,国与国之间小冲突不断,边界时常有种种百般的烽火发生。


    沿着镇南关的官道,马蹄声踏踏的传来,一路上灰尘席卷着刀锋的冷意,飞驰而来。


    身后的刺客一批接着一批,已经记不得是多少批了,跟着回归的精兵只剩下不到八人,沈陌瑾望着身边稀落的几个人影,刀眉皱紧。


    又是一批攻打的来了。


    他们已经奔了数十天,身边的杨长风也累了,沈陌瑾看着那不断涌出的黑衣人,做出了一个号令。


    “分三路,混淆他们的视野,再往前就到了天越城,他们肯定没有控制进城。”墨马上的男子冷静的下着号令,不高的语调却有着不容回绝的霸气。


    杨长风皱了皱眉,看着四周脸上带着倦怠之色的精兵,点了点头,“我和两人一路,两人一路,剩下的四人和王爷一起。”


    沈陌瑾扫了他一眼,冷峻的长相上划过一丝不满,号令道:“我一人,你们各自分队!”


    “王爷……”精兵闻言齐齐作声,如何能让乾王一人孤身只进?


    “如果敢违背军令者,斩!”一语落下,男子双腿夹紧马腹,胯下马匹长啸一声,撒蹄奔跑。


    没偶然间再去争辩。


    空气里又有了蠢蠢欲动的杀气,几十名黑衣人骑马追来,到了歧路口就跳下稽查路上的印迹,却看到三路途上都有马蹄印,分不清究竟沈陌瑾去了哪条道。


    “他们兵分三路,想要扰乱我们的视野,我们就也分红三路就是。”黑衣人利落了下了号令,人数上他们有绝对的优势。


    沈陌瑾对自己的武功有着相配的自傲,这种自傲不单单来自于自己的实力,还有他一人,就可对敌一千。


    但这一次,他有麻烦了。


    忍着身子里血液倒流的剧痛,他骑着马往郊野的树林而去,那边人迹虽少,地势却很不错,高大的密林里有助于他行使地形。


    朔月流光溢彩,又是一道血线随之迸出,一个黑衣人倒下,四周的人逐渐的被这种杀气止住了下手的意图,却在下一刹时,看到了极为秘密的一边。


    六国闻名的战神王爷沈陌瑾在他们眼前发生了变化。


    他的身子开始逐步的关掉,动作越缩越短,只听获取骨骼在空气了吱咯咔嚓的声音,逐步的由一个身段高大的成年男子,关掉成了一个仅仅六岁大男孩的神志。


    只是那双墨蓝色的眼睛,飞腾的不可能一世,仅有广大的月白袍子在他身上,空落落显示出适才的变化。


    黑衣人们都呆呆的怔住了,也由于他们的呆怔,让他们落空了最好动手的时机。


    沈陌瑾已经完成了变化,拿动手中比身量还要长的宝剑,眼中闪过一丝愤怒。


    幸亏变化的只是体态,而不是武功,虽然吃力,他能拔剑与他们一战。


    时辰越来越久,倒下的黑衣人也越来越多,而他由于体态的变化吃了很多亏,身上被割出了数道刀痕,举剑升降时辰也越来越慢。


    黑衣人却越战越勇,他们已经看出了眼前男子的败势,胜利就要在面前了——


    突然出来一个黑衣少女,她本领一甩,一刹时就杀了两名黑衣人,此中一位倒在了他的眼前,脖子上有着一道血痕。


    他本想着自己办理,让少女走了。


    谁料,她抱起了他,抱的那样紧,乃至可以闻到她散发出来的香味。


    他很丢脸,堂堂大庆乾王,战场上势如破竹,却要被一个尚未发育好的少女抱着逃亡,他高声的抗议,却被她一掌拍到了屁股上。


    他有点热,为一个女人失神了。


    直到身后追击的声音传来,才回过神,想起自己适才的想法,大约是身子变小了,思维也有点稚童。


    收回心神,与黑衣人拼杀。


    不晓得为什么,他不想先回宫,而是想跟着她走,他不晓得这种思路是什么,大致可以综合为刺探讨竟是何人培养的少女,无半点内力,技艺却诡异的让他都以为非凡。


    直到跟从她到了一处院子的西墙前,他才发现,她住的这个院子,不是杨宗佩的府邸吗?直到草包美人王冉进入以后,他终于晓得了,她就是皇侄儿的未婚妻,苏冉夏。


    这一刻,他最的不喜悦她是苏冉夏,就将成为他侄妻子的人是她。


    他乃至生出念头,要将两人的婚事撤除,抱着这种心态,他回到了王府中,让汶无颜去查庆奕辰对苏冉夏的心意,当获取庆奕辰对她未嫁先修时,那一霎那,他的心情诡谲得。


    喜,是由于她毋须嫁给他人。


    怒,是由于有人不识她的好。


    有一点,他此时已经晓得,好像宝剑配好鞘,从看到她的第一眼起,这平生他只认定了她。那一双清冷的,带着淡漠的,不含半点情绪的眼眸下,第一眼,就撞到了他的心头,激发了万丈高浪,今生不落。


    彼时,他二十三,她十九。


    在茂密的树林中,撕开了巧遇的第一页,今后在性命的轨道中成为一个不可能分开的圆。


    彼此相依,今生不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