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先生你的糖掉了 > 第117章 还差五十万

第117章 还差五十万

    听到了刘明珏的话,陈瑾熙的眉头一紧,抬头上挑。


    她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孩子是个女孩,要是比罗意苒早怀孕肚子里这个还是个男孩,她一定不会搞出来这么多的幺蛾子。


    罗意苒眉头紧锁,一脸凝重。


    自从知道肚子里孩子是个女孩,她几乎无时无刻都不在担心,但是根本就没有办法。


    刘明珏看她迟迟都不开口说话,再次追问:“亲爱的,要不这个孩子我们就算了吧,我给你找一些和上次一样的药,总比生下来是女孩被抛弃了好啊。”


    听到他的话,陈瑾熙的脸色瞬间阴沉,语气不爽。


    之前的那个孩子再加上现在的这个孩子,都已经两个了。


    而且医生说她以后的身体很有可能不可以剩生育,刘明珏当时也是听到的。


    陈瑾熙怒言呵斥,语气不悦:“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别忘了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可是你的亲生骨肉,你居然能够随随便便的放弃,你到底爱不爱我。”


    “刘明珏,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其他的女人?”


    刘明珏赶紧拉着她开口解释,生怕她舞会了:“我的宝贝,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我们都已经感情这么多年,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其他人。”


    “这事情是我的错我说话不过大脑,你别生气好吗宝贝?”


    陈瑾熙气喘吁吁的坐下,眼瞳红肿一片,压抑难受。


    这一切都是罗意苒那个贱女人搞出来的事情,要是她当天被车给直接撞死了,所有的事情都不需要顾虑了。


    陈瑾熙也不至于跟现在一样,狼狈不堪。


    就在此刻,一个邪恶的想法涌上心头。


    刚刚还愁眉不展的她,红唇轻勾扬起意味深长的弧度。


    刘明珏看到她这个样子,疑惑不解:“亲爱的,你是想到什么好的解决方法了吗?”


    陈瑾熙眼角轻轻一动,眼眸上挑:“既然陆家那么想要儿子,你就帮我找一个儿子呗。”


    听到她的想法,刘明珏的眉头紧皱反问疑惑:“找一个儿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瑾熙无奈怂了怂肩膀,双手摊开开始解释:“你干嘛一脸惊讶的目光,简单来说就是帮我找一个跟我产龄差不多的,孕期相仿怀孕是男孩的女人。”


    什么!?刘明珏听到这话,当场震惊。


    这肇事司机的事情刚刚过去,陈瑾熙又要闹另外的幺蛾子,买卖儿童这可是犯法的!


    刘明珏沉默不语,脸色沉重。


    看着他迟迟都不说话犹犹豫豫的模样,陈瑾熙的怒火,一下涌上心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啊,之前我说的事情你都当时就答应,现在到底是怎么了?”


    一看她不高兴,刘明珏赶紧抱着陈瑾熙解释:“亲爱的,你别生气了我有没有说不可以,你放心不管你有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的。”


    “这次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会尽快帮你解决这件事情的好吗?”


    刘明珏嘴上答应,眼神无奈闪躲。


    陈瑾熙见他也已经答应,刚刚还脸色阴沉的模样,瞬间喜逐颜开。


    她伸手搂住刘明珏的胳膊,一脸温柔:“老公,我这还不是为了我们两个人以后的生活吗?陆家都说了,只要我生下长孙所有的财产都是我们的,想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


    “到那个时候,我们就不用像现在一样想的这么多了。”


    刘明珏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医院。


    御菲菲跟葛亮,带了很多的补品一起去看罗意苒。


    刚刚进来,她就赶忙上前拉住罗意苒的手,仔仔细细的观察。


    被她这样看着,罗意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温柔言语:“菲菲,你看够了吗?”


    “医生说了我已经很健康了,再观察一段时间就可以出院了。”


    听到这话御菲菲点了点头,松了口气:“意苒你没事就好了,出事那天把我吓坏了。”


    “我都跟葛亮说了,以后要帮你找个司机,千万不能出之前的事情了。”


    葛亮微笑着走过来,将刚刚切好的苹果,分给她们两个人。


    御菲菲甜甜一笑,点头表示感谢。


    “意苒,你是不知道菲菲为了给你找司机,这几天忙的是晕头转向,连东南西北都已经顾不上了。”


    “我觉得啊,她对我都没有这么上心。”


    眼看着葛亮这样调侃她,御菲菲不好意思的轻轻打了他一下。


    看着两个人终于在一起,还这么甜蜜美好。


    罗意苒就知道,当初做的撮合两个人那个决定是正确的。


    “菲菲,葛亮谢谢你们为了我的事情来回奔波,真的是帮了很多忙,云泽全部都已经跟我说了。”


    听到她道谢,御菲菲赶紧拉住她的手,开口解释:“意苒你说什么客气话啊,我们之间用不着这样的。”


    “再说了,那个刘二虎我只是让他赔偿两百万,也就是便宜他了。”


    两百万!?听到这个数字,罗意苒一下就震惊了。


    这笔赔偿金额,数字未免也太庞大了。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御菲菲,眉头轻皱开口追问:“菲菲,你刚刚的意思是说,让刘二虎赔偿二百万吗?”


    “我听云泽说了他没有正当职业,这笔钱应该拿不出来的。”


    御菲菲摇头,心直口快:“我不管,反正他伤害了你,我就要他付出代价。”


    “意苒这件事情交给我们就行了,你别问了,我会帮你解决的。”


    罗意苒点了点头,沉默不语。


    交警队。


    御氏集团专业律师团队,在今天要移交刘二虎的赔偿金。


    齐刷刷的四位金牌律师,面前是各种各样的手续账单,等着刘二虎出来。


    因为有陈瑾熙之前转过来的一百五十万块钱,所以刘二虎并不慌张,甚至都已经想好了办完这些接下来出去的时候,该去哪里喝酒。


    他嚣张跋扈的坐下,下巴上扬一脸不屑:“御小姐一天一找我,两天一找我的,到底有什么事情?”


    “今天已经是御小姐给你的最后期限,我们的总计赔偿金额,是两百万。”


    “请你再今天之内,交完这笔赔偿金。”


    什么!?刘二虎刚刚还趾高气扬的坐在椅子上,此时此刻就像是蔫了的老虎,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他一脸震惊,不敢相信。


    “什么两百万,你们算错了吧,之前一直都说的是一百五十万,我都有证据的。”


    “御小姐说了,两百万,自始至终都是两百万。”


    “至于你说的一百五十万,应该忘记还有五十万的维修管理费。”


    面对他的质问,律师丝毫都不慌乱,眼角眉梢尽是冷漠平淡。


    管理费?什么时候还有个管理费了?


    刘二虎心中不甘眼神闪躲,他现在只有一百五十万,根本拿不出多余的五十万块钱。


    律师阅人无数,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心思,淡淡言语:“今天是最后的截止期限,要是你拿不出来,御小姐是什么样的手段你很清楚。”


    “我们调查过你名下的产业,只有一套房子跟一辆车,价值不过三十万,如果你不想你的父母跟女儿无处可去没法依靠的话,就赶紧想办法筹钱。”


    律师的话,字字句句的戳中刘二虎的心思,他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没有血色!


    刘二虎迅速的给刘明珏打电话,告知了这件事情。


    “我警告你,要是你不给我这笔钱,我是不会放过你们俩的。”


    “是要同归于尽,还是拿钱消灾就看你们两个人自己的选择了。”


    扔下这句话,他就匆匆的挂断了电话。


    陈瑾熙正在卧室里躺着敷面膜休息,看到刘明珏的电话,眉头紧皱。


    她迅速接通,小声嘀咕:“我不是说了,不让你随意给我打电话吗?”


    刘明珏对着电话,一个劲的催促焦灼:“不好了不好了,熙熙大事不好了。”


    “刘二虎刚刚说了,还要五十万今天不给他,就跟我们同归于尽谁都不要想着活命。”


    听到这里,陈瑾熙刷的一下从床上坐下来,脸上的面膜都掉了下来。


    她紧紧的攥着手机,脸色凝重:“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又要多五十万,之前不是说了只要一百五十万吗?”


    刘明珏无奈的解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刘二虎就说必须要再给五十万。”


    听到这里,陈瑾熙简直都快要气炸了,到底有没有搞错?


    这个刘二虎摆明就是那这件事情来威胁挑衅,一次次的想要挣钱,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还不知道下一次又会张口要多少万。


    听到她没有反应,刘明珏紧张不已赶忙开口:“瑾熙,你看看你有没有办法能够再多凑点钱,五十万就可以完结这件事情了。”


    “我哪里还有钱,我连陆川送我的包都给卖了,上哪去搞五十万。”


    “我不会再给他一分钱,他要是想揭发就揭发去吧。”


    陈瑾熙怒火中烧,匆匆挂断了电话。


    她简直快要崩溃死了,这件事情才过去几天的时间,刘二虎就跟个填不满的坑一样,以后一定也会拿着这件事一直要钱!


    眼看着事情的局面没办法继续,陈瑾熙无奈只能把之前流产跟肇事司机撞车罗意苒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她。


    陈母震惊不已,开口询问:“我上次就觉得这件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当时你一个劲的跟我说是罗意苒的问题,我还以为真的是她。”


    “造孽啊,瑾熙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们俩和平共处不行吗?”


    陈瑾熙不耐烦的催促,语气冷淡:“妈财产只有一份,你觉得我怎么跟她和平共处。”


    “现在不是这些事情,是你帮我想想办法,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啊?”


    陈母沉思,默不作声。


    事到如今,也就只有用那个方法才能解决问题了。


    她安慰了陈瑾熙几句,让她在家里等着,又拿出来手机给一个名叫“雪儿”的女人,发了短信打过去电话。


    “是时候出现了,现在去陆家把。”


    “是。”


    陈瑾熙在家里焦灼忐忑的等待,母亲只说了让她别着急,会想办法。


    但刚刚具体是也没有说清楚,到底是什么办法。


    一个小时以后,陆家的大门铃声响起。


    沈妈打开门,一张陌生的年轻女人映入眼帘。


    她皮肤白皙眼眸黝黑,头发波浪到腰畔,喘着白色短袖跟牛仔裤。


    沈妈上下打量了一眼,她应该只有二十岁的样子,年纪不大也从来都没有见过:“你是谁啊?”


    “我叫雪儿,是陈家的佣人。”


    陆母看到沈妈迟迟都没有迎接,陆母的脸上闪过不耐烦,一边走过来一边质问。


    “沈妈,谁来了啊?”


    “说是陈家的佣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