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女主她有超级金手指 > 大结局

大结局

    “诗语啊,你这手艺,真是没话说了,干啥像啥,小风娶到你,真的是赚到了。”陈玉萍越来越觉得自家儿子就是只癞蛤蟆了。


    “哈哈,那可不是,还生了两个这么可爱的孩子,真是我赚到了。”龚宇风说道。


    .........


    一堂欢乐。


    时过境迁,1978年,改革春分如期而至。


    莫诗语筹备了近一年的计划宏图,开始徐徐的展开。


    莫诗语开了一家超市,莫家超市。


    五谷杂粮、柴米油盐酱醋茶、素菜水果、荤菜蛋类、水产等等,那是应有尽有。


    莫诗语将被围在居民楼之间的那栋房子,重新装修粉刷,弄成了她想要的样子。


    占地一百多平方的两层小破楼,焕然一新。


    鞭炮声的炸响,让莫诗语内心叹了一口气,总算是开业了。


    明亮的灯光,照射在陈列的商品上,新鲜、干净,让前来的顾客被眼前一亮。


    不同于菜市场的吵闹、脏乱、难闻,这里不仅安静、整洁、环境还特别好,最最重要的事情是,商品物美价廉,种类丰富,他们可以选择、购买的范围大大的扩大了。


    门庭若市,莫诗语早就有所准备。


    十名培训好的店员,态度、素质都是上等的,应付这种场面错错有余了。


    超市设置了积分卡,也设置了黑名单,品行不端的人,以后也别想在进来。


    楚天害怕有些人会有暴力的举动,特地掉了几名士兵过去,给莫诗语镇镇场面。


    这效果,别说,还真挺好的。


    超市的反响特别的好,以至于跟风学样的人,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但是这需要强大的供给链,还有雄厚的资金。


    没有一家能拼的过莫诗语,她有超强的金手指,不间断的空间供应链。


    他们拿什么跟她拼,搞小动作,人家身后有后台,不怕过硬,就怕你吃不了兜着走。


    莫诗语的超市,一瞬间,名声打响了,在京都开了连锁。


    凭借着口碑和产品的质量,莫诗语的产业,开始遍及全国,大江南北。


    前后所需的时间不过短短的五年。


    莫诗语不仅是在超市这一块,她还向房地产、金融股权等等下手。


    都被她收进了腰包,培养了自己的团队,一群跟着她卖命的人才。


    当然是因为她开出的条件足够的诱惑人,其他想挖墙脚的人,开出的条件,不过是冰山一角,他们不屑一顾。


    有了这一支团队,莫诗语放权,让他们去做,而她,在幕后做个老板就好。


    大学毕业后,莫诗语没有接受学校的安排,而是自己把日子过的风生水起。


    龚宇风有了自家媳妇儿这条大粗腿,自然是优势满满。


    莫诗语觉得龚宇风太累了,每天都要值班,还不能经常的回来,回来,看到的就是他眼下的青黑的黑眼圈,心疼老公的莫诗语,直接大手一挥,收了一家医院,让龚宇风去做院长,管管事情,签签字。


    龚宇风知道的时候是震惊的,稍后便接受了自家媳妇儿的包养,能轻松一些,何乐而不为呢。


    再说了,他都已经够没脸没皮的了,也不介意这个了。


    何况,有些人努力一辈子也不可能登上这个位置。


    而他,嘿嘿,抱着自家媳妇儿的大腿,就登上了人生顶峰。


    简直就是事业、爱情、家庭三丰收啊。


    莫诗语的商业版图越扩越大,直到两个孩子长大了。


    莫诗语歇了心思,两孩子一成年,就委以重任,把产业一分为二,两人各一半。


    不存在偏不偏心之类的,以后怎么发展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她也不准备出手帮他们。


    都成年了,也该有责任担当了。


    两个孩子非常的成器,虫虫从小就跟着楚天,在部队操练了几年,在下商场之中,那手段,莫诗语看了也啧啧的赞叹。


    沫沫这个小姑娘,真是一点姑娘的样子都没有,长大后,就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强人。


    兄妹二人,杀伐果断,将商业王国做成了商业帝国。


    莫诗语在两孩子结婚生子后,就和龚宇风四处云游去了。


    她可没有那个闲情逸致给他们带孩子,她也没这份闲心,从小两人也是跟着陈玉萍长大的,她也没怎么带过孩子,但是两孩子没长残,真是天大的运气啊。


    还得归功于陈玉萍和楚天。


    三十五岁,莫诗语就放权给两个孩子,周游了各国,历时五年。


    四十岁这年,莫诗语和龚宇风回到了,他们最初想遇的地方。


    大山村。


    十多年的发展,大山村发达了不少,修了水泥路,屋子也是大砖瓦房子了,不少人家还建起了二层的小楼。


    感叹着眼前的变化,两人开车回了家。


    十几年没住人,但是屋子还是很整洁,没有破败不堪。


    他们走的时候,请了村里的一户人家,让他们隔段时间就来这儿打扫打扫,所以他们回来,这屋子还是干干净净的。


    “你们是?”屋子里出来一个妇人,岁数三十来岁的样子。


    “我们是这个屋子的主人,我们回来了,你妈是王大芬吧。”


    “啊,是你们回来啦,来,来,快进屋吧,你们这屋子啊,我给你们打扫的老干净了,一点灰也没落下。”女人打开大门,院子里的桂花树已经很高了。


    金秋时节,真是桂花开满枝头的时候。


    “那你们收拾,我先回去了,有啥事儿,在叫我啊,我是她的儿媳妇,她现在腿脚不方便,就让我来给你们收拾了。”


    莫诗语点点头,“知道了,路上慢点。”


    “诶,俺走了。”女人迈着步子,离开了他们家。


    “好久没回来,这儿还是和原来一样,什么都没变。”


    “是啊,多熟悉啊,现在回来啦,我陪着你,以后,都有我在。”龚宇风攥着她的手说道。


    .......


    回来之后,村长听闻他们回来,上门来问候了一声。


    “村长,来,喝茶。”


    “谢谢啊。”村长喝了一口,放下杯子,说道,“你们以后不走了?就住这儿了?”


    龚宇风点点头,“对,我们之后就在我们村了,养老,孩子都大了,外面的世界是他们的,我们看也看过了,玩也玩了,累了,觉得还是这儿好。”


    “是啊,还是故乡好,大城市虽好,但是没有人情味。”


    后面聊着聊着,村长说起了龚家的事情。


    龚家的近况不是特别的好,两家人,老的老,病的病,残的残。


    子孙不孝顺,不养他们。


    他们就守着那屋子,养老。


    几个老人都中风了,走的也走了,病的病倒了,都在床上躺着,下不来地。


    嫁出去的姑娘,也不回来看看,是个没良心的人。


    龚家分家了,屋子也分了,还是住在一块儿。


    龚老爷子和李水英没了,龚国民和冯英也没了,就在前三四年。


    现在就省他养父这一辈的人了。


    底下的孩子,各个都是白眼狼,年纪不小了,偷鸡摸狗的事儿没少干。


    村子里对龚家的评价都是像臭水沟里的老鼠一样,见者嫌弃厌恶。


    这些人,这样,也都是他们罪有应得,下场本该如此。


    村长最后还是劝了一句,让他们回去看看龚兵国他们。


    龚宇风点着头答应了,送走了老村长。


    龚宇风看着莫诗语,莫诗语点了点头,“去吧,毕竟还是.......去看一眼吧。”


    两人来到了龚家,家里没人,安安静静的。


    屋内有些动静,龚宇风进去,刺鼻熏人的味道扑面而来。


    躺在床上的人动弹不得,眼睛睁着,但是不能说话,看着是老年痴呆。


    龚宇风瞧了一眼,叹了口气,转身出去了。


    “把东西放下,我们走吧,以后也不用来了,他们与我们无关。”龚宇风看着莫诗语说道。


    “嗯。”


    他们走后不久,外出的人就回来了。


    龚宇初看着桌上的东西,想到了一个人,随即哭笑了一下。


    龚宇初整个人被晒的黑黝黝的,四十多岁的人,整的跟六七十的老人一样,干裂的嘴唇,粗糙的双手,实打实的一个庄稼汉的形象。


    脸朝黄土背朝天。


    两人走在乡下的小道上,时不时交谈两句,路过村里小卖铺的时候,两人停了下来。


    他们听到了,两个人的名字。


    夏刑天和墨轻歌。


    墨轻歌当年走了之后,参加了高考,高考失败之后,回了家,可家里早就没了她的位置,也忘了她的存在。


    外面的世界烦杂纷乱,不是平静的。


    墨轻歌需要生存,在一个餐馆里打工,餐馆老板为人小气,克扣工钱,还极其的恶毒。


    墨轻歌离开了餐馆,走投无路,被路过的妈妈桑见了,瞅着她的模样不错,把人骗到了东南亚,干起了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话,是从村里去东南亚的人那里传回来的。


    还有一件特别的事情,那就是夏刑天了。


    离开了村子,去外面打拼,现在是个大老板了,手底下好多人,在深圳那一块,混的风生水起,给大山村修了公路。


    所以村里人非常的感谢他,时不时就会拿出来说道说道。


    也不嫌烦,都说道不下千遍了。


    两人听了一耳朵,然后默默的走了,那些事如清风一样消散的很快。


    龚宇风的亲生父亲,陈年因为身体原因,也在前几年走了。


    ........


    莫诗语回到家,回想刚才看过的田园景象,觉得非常的不错。


    大山村有很多留守儿童,很多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的孩子,他们没有书读,没有一个好的环境,让莫诗语内心有些感慨。


    “宇风,我想把大山村带起来,让那些孩子有书读,他们实在是太可怜了。”莫诗语看着那些孩子无助、迷茫的眼神,有些于心不忍。


    “嗯,我也有这个想法,让他们读书,让他们走出大山里,去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


    两人一合计,就给两孩子打了电话。


    收到自家母亲的电话,两个孩子第二天就来到了大山村。


    “爸、妈,我们来啦,诶呦,好久没回来,真是久违了。”两人一到父母面前,就没了外面冷酷的样子,有的只有可爱、撒娇的一面。


    “速度挺快的啊,怎么还把孩子带来了。”


    “他们闹着来,说很久没见你们了,想你们了呗,所以我们都来了,嘿嘿。妈,你不会是嫌弃我们了吧。”虫虫看着自家母亲道。


    莫诗语给他一个嫌弃的眼神,那意思是只嫌弃你,其他人没有。


    受到一万点伤害的虫虫,开始作了。


    “得了,我都没脸看,也不嫌害臊,都是作父亲的人了。”莫诗语拍了自家儿子一下。


    “进屋吧,我们商量一下大山村的事情。”


    “嗷,知道了,母亲大人。”虫虫摸着脑袋,跟着进屋了。


    后面跟着的妻子,捂着嘴偷乐,每次丈夫,只有在婆婆面前,才会吃力不讨好的,还被嫌弃,还乐在其中。


    他们的孩子,对这个不经常见面的奶奶是非常喜欢的,因为她身上散发一种气质,一种非常温馨的感觉,让他们不由自主的想去靠近这个奶奶。


    “来吧,小孩子吃什么,饼干、牛肉、糖果、汽水、炸鸡、薯条、汉堡......”莫诗语把准备好的吃的摆在桌上。


    “哇塞,老妈,有炸鸡、薯条、汉堡啊,我最喜欢了。”虫虫、沫沫两兄妹蜂拥而上,看呆了他们的爱人和孩子。


    “哈哈,你们别意外,这两孩子就喜欢他们老妈做的这些东西,说外面的没他们老妈做的好吃,一直念叨,诗语老事很忙,没空给他们做,他们就好这口,好久没吃了吧。”龚宇风瞥了两个孩子一眼。


    “哪里是好久啊,是好几年了,好不好。”说完,两人继续大快朵颐,把孩子馋的不行。


    酒足饭饱之后,开始商讨正事。


    “我刚才看到了外面,有很多山,梯田也很多,这边云雾量也大,可以仔细的考察一下适合种什么,发展怎么样的种植经济。”虫虫说道。


    “我看着山上花挺多的,还有不少野生的蜜蜂,可以试试养蜂,我还看到这附近很多湖泊,看看能不能养鱼什么的。”沫沫说道。


    “对,这边山多,人工种植花也可以考虑一下,还有这边种果树什么的,也可以,然后运输到外界去,兜售的渠道,我们有很多,这妈就不用操心了。”


    “嗯嗯,那你们明天去看看,这村里有什么好发展的,让大山村富起来。”莫诗语说道。


    “这边留守的孩子比较多,还有老人比较多,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下海了。”龚宇风补充道。


    第二天,逛完一圈,兄妹二人眉头锁的很紧。


    这个村子太多留守的孩子和老人了,这些孩子不能读书,不,是没有机会读书。


    两兄妹连着几天考察,终于为大山村找到了致富的路子。


    .......


    大山村带动起来后,村里人的生活条件好了不少,孩子们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出去的年轻人,听到大山村在搞产业,也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


    这些孩子们,不再是被父母丢下的人了。


    夕阳西下,莫诗语坐在山坡的草地上,看着底下忙碌脸上却充满幸福的人们,莫诗语看着天边的云彩,心头一松。


    龚宇风坐在她身边,也看着山脚下。


    “回想一下,人这一生还真挺快的啊,转眼就到了四十岁了。”莫诗语感叹道。


    “嗯,真挺快的,我们走过了大半辈子,你的青春都给了我,现在想想,那时候的你,可真是个没有心事的小女孩。”


    “是啊,一场意外,我们有了交集,有了未来,有了家庭,有了孩子。”


    夕阳的余晖,照在两人的脸上。


    “以后,我们还会一直在一起,直到你我到垂暮的时候。”龚宇风道。


    耳边清风吹过,莫诗语淡淡的说了一句,“好。”


    一场意外,可能是美好,也可是潘多拉的魔盒,都是未知的。


    满怀一颗对生活热情的心,去追求你的未来,不论是好是坏,你都没有遗憾。


    人生之中,会遇到不少的人,陪你度过一生的人或早或晚会出现,肩并肩,看着落日余晖。


    本书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