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重生之傲世凰妃 > 第六十三章 年少轻狂

第六十三章 年少轻狂

    杨老转过身才看到楚穆笙正一脸沉醉的弹奏着放在他腿上的琴。


    声音婉转动人,周围的动物仿佛都被楚穆笙的琴声那个吸引住了,纷纷停下脚步,驻足观看着,欣赏着动人的旋律。


    楚穆笙完全将自己和琴融为一体,自然是不知道周围的状况,只管用心弹奏着。


    曲毕!


    楚穆笙这才抬起头,就看到杨老瞪着眼睛,盯着自己看。


    楚穆笙也是被吓了一跳,往后退去,脚底踩了一个小石头,差点仰着头往后倒去。


    调整了一下,这才站好......


    吓死了!


    杨老看到楚穆笙快要倒去了,本来想站起来去扶一下,看到楚穆笙已经调整好了,也就没有起身,继续坐在石墩上。


    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楚穆笙,楚穆笙也是被这样看的心里发麻。


    挠了挠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脸无辜的看着杨老,楚穆笙是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不是装无辜。


    杨老可是听的明明白白,虽然对曲子不是特别的熟悉,但是看了一遍就这样能够完整的弹奏出来,实在是觉的十分的不可思议。


    明明是刚刚才交给他弹奏的技巧,就连手上的这本书也只是让他看一下,之后肯定是会讲解的。


    现在这......


    杨老倒不是不相信天赋异禀的人,一路上碰到过的也不少,和楚穆笙现在的样子来看,真的是差的不是一点点啊!


    那些人在楚穆笙的面前,连个渣都算不上。


    杨老现在已经不能用天赋异禀来形容楚穆笙了,简直就是妖孽般的存在。


    “你以前是不是有人教过你这些?”杨老一脸疑惑的看着楚穆笙,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却又是说不上来的那种。


    楚穆笙不知道是该说学过还是没学过,反正之前许多次都听到母亲在弹琴,听得多了,看的多了,自然也就容易许多。


    “没”楚穆笙摇了摇头。


    楚穆笙不想将自己家里的事情和师父说,并不是因为不信任,也不是因为不想回忆起那段时光,现在也已经释然了。


    只是,师父这么好,真的不想让师父,牵扯进那些事情中来。


    楚穆笙父母刚刚消失的时候,只顾着伤心,后来慢慢的从那些人身上得到了一些信息,这件事的背后有着更加强大的人存在,根本不能轻易的出击。


    杨老的功夫自然是不用说的,只是这些事情不想去麻烦他老人家。


    “嗯”杨老淡淡的回应了一声,其实对楚穆笙父母的“身份”也已经知道了,是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国的太尉,手上的权利还是有的。


    楚穆笙父母失踪的真相,杨老到不是特别的在意,一旦查的比较透,自己肯定是回去插手一些事情的,到时候还比较的麻烦。


    就等楚穆笙长大,一些事情需要他自己去发现,幕后的主使当然也需要楚穆笙亲手手刃。


    只是,楚穆笙这惊人的天赋,杨老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心慌的不行。


    一个琴,最重要的部分,肯定就是材料了。


    杨老所用的材料自然是不用说的,光看表面上的东西,就让人觉得不简单。


    那色泽,弹奏起来的旋律,每一种琴的材质不同,声音自然是不同的,越是好琴,越是相对容易上手,杂音也小。


    楚穆笙虽然不是特别懂这些东西,但也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杨老的这把琴,和母亲手上的那把,自然都是上上品,这是不容置疑的。


    “你现在急需要一把琴,我们分头行动,这样比较节省时间。”杨老看着楚穆笙说道,只是说到节省时间的时候,明显的是顿了一下。


    楚穆笙自然是知道,师父的琴不是特别的适合自己,而且这也是师父的“武器”,我自然也需要。


    点了点头。


    杨老看着楚穆笙乖巧的模样,甚是喜欢,这个小徒弟真的是爱死了。


    上次听到鬼魅回来说了一些关于楚穆笙最近几个月的情况,真的恨得牙痒痒,一群小孩子,怎么内心那么的恶毒。


    有人说:人之初,性本善。


    又有人说:人性本恶。


    在我看来。生来是善是恶,去验证是没有多大的意义的,每个人的情况不同,自然也就不能下这样的结论。


    但是,只要有一个特定期遇,那善良便有可能是万恶之源。


    只要欺负过你一次,就会欺负你第二次,只是为了满足内心的那种欲望罢了!


    人的欲望就好像大山上滚动的石头一般,一旦开始就不会停止。


    最好的方法就是,将他这种罪恶的萌芽,给他掐断。


    只是,当时楚穆笙还小,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只能任由着他们一次次的欺负。


    就客观的来讲,他们一次次的变得更加的狠毒,其中和楚穆笙还是有很大一部分的关系的。


    “琴弦你自己去找,剩下的你就不用去管了,我来帮你弄好,只是......”杨老顿了顿不知道这个决定到底是对还是不对,楚穆笙还小,真的要这样么,未免有些过于残忍吧!


    强者的路,自然不能用弱者去衡量的。


    楚穆笙看的出来,本来还一点高兴地杨老,在说了这句话之后,明显的心情低落了,气氛有些不对劲。


    杨老自己想要开口,都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楚穆笙自然是看的明白,开口道:“说吧!我听着呢!我们师徒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不都还给我洗过澡么,就咱么这关系。”还用眼神示意杨老,抬了抬下巴。


    杨老说不出口的东西,自然是有难言之隐的,很大的一部分是在为自己考虑,楚穆笙当然能看得明白。


    “这对你来说,是一次历练,只是会有许多无法预知的危险,我怕......”杨老也终于开始开口了。


    “怕什么,我命硬得很,之前快被他们打死了,还不是活的好好的,你看看我有缺胳膊少腿么?”楚穆笙还将自己的两个胳膊长开,给杨老看。


    要不是时间不多了,杨老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要是自己去的话,最差也就一身伤,倒是死不了,只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实在是......


    这个选择的机会就交给楚穆笙吧!


    “这个大陆的最西部有一块禁地,你知道吧?”杨老询问着。


    楚穆笙点了点头,倒是听别人提起过。


    也不知道以前那个地方是发生了什么,现在已经过去好多年了,每个国的人,都明确的立下一些法律,任何人不得靠近那个地方。


    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那个法律的,反正就是一代代的传下来的。


    也没有人敢轻易的去尝试着过去,这应该是每个国都最有震慑力的一个法律了。


    从来没有人去打破过......


    那个地方,十分的大,占整个大陆估计有四分之一那么多。


    这里的大陆是悬浮在海上的,周围是无穷无尽的海域,蔚蓝色海洋将这块大陆紧紧地包裹着。


    西部的那个地方,看上去像是一个大森林,周围都被一些柱子圈住了,对附近人的生活倒是没有太大的影响。


    每个柱子的上面都有一颗类似于宝石的东西,很红色的,有一个指甲盖那么大,镶嵌在石柱上,泛着粉紫色的光泽,到像是在镇压这什么。


    这里的森林到不像是别的森林那样,放眼望过去一片,都是碧绿的树叶。


    令人奇怪的是,明明都是森林,这里的一切都是黑压压的一片,整个森林都好像是被雾气笼罩着一般,看起来倒是有些恐怖。


    估计这么长时间,没有人过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这里从外面看起来就觉的十分的不简单,也不敢去靠近。


    那里根本没有士兵去守着,荒无人烟。


    那个地方,杨老是去过的,他的师父也是告诉过他,等自己觉得练的差不多了,可以去那里历练一番,说不定会有什么奇遇。


    杨老当时年少轻狂,和同龄的几个人比了之后,感觉他们都十分的弱,胜过他们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就连比他打上许多的人比,也是毫不费力,杨老也是在这时候,轰动了整个大陆,基本上贵族的人都认识他,想拉他为己用。


    有些自认为自己是强者的人,都轮番过来和杨老单挑,结局自然是不用说了的,用不了两招,这些人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这都还是杨老放水了的结果,要不然两拳下去,非死必残!


    这就是当时杨老的实力......


    谁不年轻,谁不疯狂!


    杨老感觉自己已经是最强的了,没有什么敌人,他对官场上的那些尔虞我诈的事情,深深地厌恶。


    就算是实力特别强,能统帅三军的兵马大元帅。只要是得罪了朝堂上的文官,在皇上跟前说上几句,谁管你现在是不是在战场上和将士们浴血奋杀,只要皇帝的一个命令下来。


    拼命的保家卫国,最后落到的是满门抄斩。


    也并非所有的都是奸臣。


    自古以来,好人一生为民,寿命不长;坏人恶事做尽,人间长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