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郡主每天不务正业 > 第159章 他看见了

第159章 他看见了

    待到皇帝走了之后,两个大厨才敢大声喘着气,显然今天是被吓得不轻,一颗心一直提在嗓子眼。


    相府,丞相坐在前院里,随手拿着一本书在看着,这时却见得门外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睿舟,回来了?”


    苏丞相抬眸挑了一眼走到身前的儿子,满面春风,看起来心情不错。


    “爹,您今日不忙?”


    苏睿舟走了过去,在苏相的左侧落座,一手摩挲着挂坠,一边含笑地看向父亲。


    “嗯。”


    苏相淡淡地点了点头,对于儿子出府之事绝口不提。


    这时,苏夫人一身藏青色曲裾,莲步轻移间到了屋里,对这苏相颔首道:“老爷,该用膳了。”


    随即眼神看向大儿子,颇为满意地笑了笑道:“你今日去哪了?这般开心?”


    显然,苏夫人并不知道苏睿舟今日去了京郊的事,见他满面春风的,显然心情很是愉悦,随即问道。


    “娘,孩儿就是出去走走,散散心罢了,整日呆在府里也无事。”苏睿舟笑了笑,对母亲的疑问不置可否,轻飘飘一句话带了过去。心下却是不住想着今日所见,满心欢喜。


    “罢了,出去走走也好。”


    苏夫人也知道,大儿子不喜权利之势,但若一直让他待在府里,怕是也无趣得紧,遂由他去了,不过心下还是希望儿子能有一番成就,随即轻轻拧了拧眉,斟酌着用语,这才对这睿舟道:“睿舟,你为何不考取功名?将来谈亲事多有便利。”


    接着,又听苏夫人道:“女子都希望自己能寻个如意郎君,你不考虑考虑?以你的才华,相信很容易的。”


    苏夫人心中也希望能望子成龙,大儿子满腹经纶,才华横溢,她自是知晓,相府也是家大业大,可若没有足够的权势,将来怕是也守不住这基业啊。


    倒不是苏夫人自己嫌弃儿子一介白身,总归她是希望着儿子好,能有番成就,将来及冠时谈亲事会更手到擒来。


    再者,女子总希望夫君有所作为,不管是科考入仕还是经商也好。


    可惜,苏夫人不知道的是,她儿子心中早已有意中人,可结局却并未如她想象般成双成对,而是孑然一身,将一腔爱意化为了守护。


    闻言,苏睿舟却是一怔,先前因为自己不喜这些权利之势的勾心斗角,未曾想那般早入仕,可景兮呢?荣王呢?荣王府家大业大,眼光自是高,若他无所作为,怕是入不了王爷的眼罢。


    这般想着,他心里一怔,良久,他才掩去眼底复杂的思绪,对着苏夫人轻轻一笑道:“娘,你放心吧,儿子自有打算。”


    见此,苏夫人终是点了头,缓缓道:“你心有成算便好。”


    接着,苏睿舟突然起身,道:“爹,娘,儿子


    有事,先回院子了。”


    苏相手一挥,眼神却仿若从未在书本上移开过,待到儿子离开了屋子,他才放下手中的书本,意味深长一笑,眼神深邃幽远,落在儿子离去的背影上,久久,他才道:“夫人,看样子他是听进去了。”


    “嗯,当是如此。”


    说着,扶起二人相似一笑,像是有预谋地达成了某一目的,两人默契十足。


    ……


    这边,回了院子的苏睿舟却是明白,娘方才那一番话,怕是早与爹预谋好了,罢了。总归是得做些打算。


    思及此,苏睿舟这才笑了笑,掩去了一身思绪,良久,眼眸幽深,内心暗暗道:终究是要走上自己万般厌恶的路了,可这选择的结果,是他甘愿的……


    在他做完这决定不久之后,京城里传出一件颇为轰动的大事,名满京城的才子之首,入朝为官了,且深得皇帝重视。


    当然,这且是后话了。


    ……


    京郊深山里,景兮如在后花园闲逛般,进茂密幽深的山林间如入无人之境。


    最是人间四月芳菲尽,转眼,又是两月过去,闲来无事,景兮独自出府,并未带上任何暗卫,便连一直伴她身侧的新柳都没有跟来。


    在林间转了好一会,景兮寻了棵树,纵身一跃,便稳稳当当地停在树干上,只见她悠闲地坐在树干上,从空间里取出果脯,就这么悠哉地吃起来。恍然间,思绪逐渐放空。


    前不久,她发现新柳开始走神,甚至偶尔不知道想到些什么,忽而掩面轻笑,忽尔双颊泛红,而且,她还注意到,新柳发髻上一直插着一直簪子,行为变过,看起来是她的心爱之物。


    过后,景兮才明白,欣喜的并非因为簪子,而是因为送簪子的那个人啊。


    饶是景兮也没有想到,萧峰竟然看上了她身边的人,且看样子,新柳也不是没有意思。


    这么一想着,让景兮有种想做红娘的冲动。


    她近日才了解过,这夏朝女子大多过了及笄之年后,便开始相看人家,十八岁正是女子风华正茂的时刻,她虽然思想还停留在未来时代,可却不能耽误了身边人的幸福。


    心中思绪万千,良久,景兮叹了口气,罢了,看他们作何打算把。这时,景兮突然收起了手上的果脯,拍了拍手,直接一个闪身,出现在空间里。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突然的消失,却让跟来的男子心中惊慌,在这周围寻了她好久好久。


    久到不顾一切对着周围的巨树一阵疯砍,在他的内力下,周围很快便狼藉一片,可是依旧不见她的身影……


    ……


    空间中,景兮进了竹楼里,随意地看着这里的书籍,这么年来,这里的书她早就看过了,说句猖狂的话,很多她都能倒背如流,


    不过,重新看一遍对她来说也是一种享受,一种提升。


    良久,景兮才放下书,走出竹楼。


    这么些年过去,空间里每天都在潜移默化的变化着,药田,果树,湖泊,草原,马匹牲畜等等,应有尽有,丰富极了,这里,早已形成一个丰富的小生态循环。


    而且,这完全是属于她的世界,别人怎样也夺不走的。


    空间,一个一丈见方的池子里,景兮正在舒适的泡着澡,池水里,还有模有样地飘着一层眼红的花瓣。


    细嫩白皙的肌肤隐没在水中,长发垂在池子外面。


    唔……


    景兮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果然舒服。


    在王府里,景兮要进空间还得多方注意,毕竟这太逆天,没有谁能保证不对其起觊觎之心,她从不敢轻易挑战人心。


    而出入深山就不一样了,她可以在空间里呆着,无拘无束,无人知晓。


    可惜,景兮她不知道的是,她在空间里享受的时候,外面已经有个人寻她都寻得快发疯了。


    她自己可能没有意识,这么些年下来,她早已习惯了萧以琛身上的味道,对于他,并不起堤防之心,也正因为如此,她独自来了深山,身后不远处跟来一个人,她没有发觉。


    而这也导致了某人苦寻无人,心中巨大惊惧爆发,让他毁了周围的树林了,可还是不见她的身影。


    空间里,景兮泡着澡,一边嘴里在嘀咕着什么。


    萧峰啊萧峰,你眼光不错啊,新柳跟了我这么多年,你竟然想轻易把她拐回家?那哪成?


    想到这里,景兮揶揄一笑,接着却是眉头皱起,心下暗忖:可看新柳那表现,分明也是有意思啊,今年新柳已经十九了,按照此界的习俗,确实该谈亲事,罢了,你们俩若两情相悦,我也不会做出棒打鸳鸯的事来。


    不过,萧峰啊,你想顺利追到新柳,可得好好努力了。


    思及此,景兮才放松一笑。


    就在她打定主意之后,萧峰的悲惨生活便到来了,可明白这是郡主对他的考验时,却只痛并快乐着。


    没办法,为了心上人,只能拼了,哦不是,是任劳任怨。


    ……


    良久,景兮照例巡视了一番空间,将各种果实都收割好之后,这才换上一套与方才一模一样的衣裳,出了空间。


    奇怪的是,本来她该还是出现在树干上的,可眼下却是直接落在了地上,而这时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被一阵巨力,直接扯入一个炙热的怀抱中。


    熟悉的龙涎香将她笼罩,她这才知道,身前紧紧抱着自己的人是谁。


    心下不禁好奇,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再之后,则是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会不会看见了……


    兮兮,兮兮,兮兮……


    不住的呢喃声将她淹没,似眷恋,似依赖,又似疯狂成魔般。


    她被紧紧的拥着,巨大的力气将她死死地扣在怀里,双手却是一直在颤抖着,连带这呢喃中,都带着一股颤音。


    男子将光洁好看的下颚搁在她肩膀上,双手将她扣得死紧。


    好一会,男子才稍稍放开她一些,看清了的模样,红着眼眶,却是又将她拥入怀里,久久没有言语。


    景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时她满脑子都在思索着该怎么办,他应该真的看见那一幕了,到底要怎么说?坦白?可是这么荒诞的事,搁谁身上谁能信?可她又不能将他带进空间,可是方才那一幕,又该如何解释?


    顿时,景兮心里乱成一团,任由着他将自己抱紧,良久,景兮才开口道:“放开我。”


    小姑娘真真实实的感觉,此刻她就在自己怀里,耳边还不住回响着她的声音,终于让他的一颗心缓了一缓。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