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一夜贪欢之早安总裁 > 第三百四十章 结局

第三百四十章 结局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厉楚慕突然来了,而且还很是疲惫的样子,问了才知道她和堂妹是玩的很好的姐妹,白芊芊就问:“那我堂妹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厉楚慕回忆了一下说道:“她嫁给蓝宇尘之后每天都像中了彩票一样,每天都很开心,应当是不会有什么异常情况才对。”


    白芊芊更加怀疑堂妹的死是出于他杀。厉楚慕后来又说:“其实我希望跟哥哥一起去国外看爸妈,希望你能劝我哥一起去。”


    晚上厉程回来了很是疲惫的样子,白芊芊就暂时不提,两人亲密了好一会儿。


    白芊芊问明清调查得怎么样了,明清只说:“有一点眉目。”


    随即不待白芊芊说话就挂断了电话。


    另一边,明清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发现这件事牵扯的不只有厉程还有他的父母,好像被牵扯进去的人和事情越来越多了,多的已经超出他的想象,甚至超出他的控制范围。


    方辰很是关心明清的情况,耐心问了很久才说:“有些难以开口的事情要和我父亲说。”


    方辰不懂就鼓励明清有什么事大胆问父亲,明清听进去了就去找了明家的父亲,结果一进父亲的办公室,发现今天明家很多长辈都在,似乎都在等着自己。


    白芊芊睡觉的时候电话响了,厉程接了起来以后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希择的声音,他有些吃醋地直接帮白芊芊挂了,白芊芊觉得是希择就无所谓。


    明清和那些长辈进行了一次长时间的谈话,最后明家的父亲坦白了说道:“其实当初帮着厉程的父亲陷害了白安华才有了厉程父亲现在的地位,白安华从此郁郁寡欢,他的妻子也因为这个和白安华吵架,她就把这件事告诉了白安华的堂兄,查到了证据,抱着你去找厉程父亲讨回公道,厉程父亲本来想让人拦着那车子,没想到直接让白安华妻子,也就是你的母亲哮喘复发没法救助死了,而白芊芊妈妈的行踪就是我跟踪到的,当时愧疚才收养了你。”


    明清几乎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办公室的?但是知道真相之后他不知道该如何告诉白芊芊,想了许久他还是决定暂时隐瞒了。


    与此同时,他还知道了一个真相就是蓝宇尘和厉程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第二天,白芊芊还是接到了希择的电话,电话那头他说了关于白芊芊母亲死亡的事情,这一次白芊芊选择答应了希择。


    白芊芊没有立刻赴约,而是先打电话给明清问问情况,明清说还没查出来。


    白芊芊安排好小团团就立刻去见了希择,希择冷笑着说道:“你以为厉程到底在苦苦瞒着些什么?厉氏的夫妻又为什么那么匆匆忙忙的逃往国外?这些都是因为他们害死了你的母亲……”


    希择一字一句的讲述着当年发生的事情,白芊芊震惊不敢相信觉得希择是故意挑起她和厉程的矛盾。


    希择却说:“你可以不相信我,确实不想让你和厉程好过所以费力查了真相,但至于我告诉你的事,你爱信不信。”


    白芊芊嘴上仍旧说着:“不信,你说的话,每一句我都不会相信!你就是在骗我,只不过是不想让我们过的好,所以才费尽心思调嗦,我们之间的关系!”


    可回去的路上想起很多厉程一家的疑点,在心中已经证实了希择的话。


    等到回到别墅,厉楚慕十分关切的说道:“嫂子?你去哪了?这么冷的天,你又怀了孩子,不能乱跑的,你这样要是出去,让我哥知道不得担心死?以后不要乱跑好不好?还是在家里吧,你要是无聊的话,可以找我啊,我可以陪你聊天,你要是想吃什么就和林妈说,林妈什么都会做。”


    可此时白芊芊满脑子都是厉程一家对她的好和坏,哪里还有心情去和厉楚慕聊这些有的没的?


    她随意敷衍了一句就回房间去了。


    女人在房间一直呆呆的坐着,直到厉程回来,白芊芊将心头的那股子复杂,忍住才勉强问:“爸爸妈妈为什么突然出国?”


    “只是去休假而已,别多想。”


    “那你认识明清的父母吗?我是说养父母。”


    “认识,生意场上认识夜很正常不是吗?”


    厉程虽然有些怀疑白芊芊问的这些问题,但都带过了,白芊芊心中失望,但还是想了想依旧没勇气挑明。


    她太清楚不过一旦挑明了面对的将是什么。


    一旦挑明,那就再也维持不了现状了。


    所以想了很久,那即将到嘴边的话,还是最终被生生的咽了回去。


    第二天她去了母亲的墓地,自言自语说了很多话,哭了很久要回去的时候厉程来了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上跳动着的电话号码,白芊芊挂了电话还不想面对,突然发现有人在跟着自己,她以为是厉程吓了一跳,结果竟然是皇祁。


    男人一如既往的邪气,就和之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笑得依旧没心没肺。


    “怎么了?哭的这么伤心?被欺负了?瞧你这没出息的,被欺负了就欺负回去怎么还躲在这里哭起来了?”


    白芊芊抹了抹眼泪,说道:“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很多年前有一对很恩爱的夫妇,生了一对孩子,这对夫妻之中的男人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她说了一个隐射她和厉程之间发生事情的小故事,皇祁也认真地听着认真地分析着。


    只不过故事刚说完,厉程就来了宣誓主权地就把白芊芊带走了,白芊芊一路上想了好多,到了住的地方才开始认真地和厉程说这个故事,她希望能借着这个故事让厉程明白自己的想法,可话到嘴边又变成说了她自己的故事,还有厉程闯进她生活给她带来的东西。


    她开始大哭,厉程就在旁边沉默地陪伴着。哭了半晌白芊芊才说:“我要搬出去住一点时间。”


    厉程沉默了半晌说道:“那我跟你一起。”


    白芊芊有些生气没有任何犹豫,就直接拒绝了,厉程就暂时妥协了心里也猜到一点什么不敢多问,只说帮白芊芊安排旅游散散心。


    厉程给白芊芊找了一个风景很好的庄园住下来,白芊芊准备好久催着厉程走,厉程怕白芊芊情绪激动就假装离开,其实一直在这个庄园对附近守着白芊芊,心里也是五味陈杂。


    白芊芊把小团团和父亲都接过来一起住了,只让厉程每天来看一会儿,把更多的时间留给陪伴父亲,她突然觉得很愧疚父亲,这么多年自己一直误会着父亲,但是父亲什么都不说。


    她本想应该好好的和父亲道个歉,但最后想了想,还是算了,事情都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再说起来也只会徒增伤感而已,还不如对父亲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以后的生活过得快乐一些。


    三人过的还算舒心,白芊芊也就暂时放下了那件事。


    只不过厉程一直不死心地过来和白芊芊在一起,想了很多办法走进白芊芊的生活里,白芊芊又难受又舍不得。


    就在生活趋于平淡的时候,方辰的孩子呱呱落地,白芊芊只好带着小团团和父亲跟着厉程去了明清家,白芊芊陪方辰聊了一会儿要回去了,厉程在路上将白芊芊拦住说道:“对不起芊芊,我真的不是想要打扰你,也不是想要故意伤害你,但是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没有你,我的人生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而且我一直以来如此费力的去隐瞒你,也是因为不想让父母的事情来打扰到我们,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那毕竟是父母的事情,我觉得我们这一代是无辜的,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牵扯到我们之间的感情,所以我选择了隐瞒你,但是这段时间我真的很痛苦……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回到我身边……”


    白芊芊从来没见过厉程这个样子,其实他很痛苦,她又何尝不是很难受?


    想了想她终于点了点头:“安排父亲回老家住一段时间,我父亲想家了。”


    听到白芊芊答应,厉程哪有不安排的道理?男人立即喜上眉梢,立马就去安排了,白芊芊也就回家了。


    没过多久,白芊芊生了一个小姑娘,看着孩子她心底里所有的仇恨都消失了,父亲和明清来,三人都把之前藏在心底的事情都说了出来,但一致都说该放下了,这一刻白芊芊才真正地如释重负。


    白芊芊宴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庆祝孩子百日,往事不提,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而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皇祁听说白芊芊生了个小女孩,一个人有些落寞的彻底离开了。


    只不过在那段时间里,他时常一个人在大街上喝醉酒,喝多了他就叫代驾,谁知道认错了人拉着一个陌生的姑娘往车上跑,被姑娘狠狠地骂了,皇祁才发现自己恍惚了,原来竟然是自己认错了人,这人哪里是白芊芊,跟面就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女子。


    也正因为这次认错了人,两人大吵了一架,两人不吵不相识,姑娘对皇祁一见钟情,就把那个人带回了自己家照顾了一晚上。


    第二天皇祁留了点钱酒离开了,结果那个姑娘直接找到了皇祁,还对他告白,姑娘一直不问回报地陪在皇祁身边,皇祁感动也渐渐放下了白芊芊,真正地归于白道,两人幸福地在一起。


    希择则终于把自己的妹妹从精神病院里接出来了,带着苏婉儿去国外治疗,还给白芊芊和厉程写了道歉信,希择和苏婉儿不是亲生的,他不离不弃、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苏婉儿,两人在国外渐渐地过上了岁月静好的生活。


    很快,小团团长到十五岁了,也升了学校,巧合的是当初他唯一带回家的那个小女孩一直和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班级上课还被分到了同桌,小女孩越来越喜欢小团团,几乎每天都以各种理由找小团团,小团团拒绝他也不相信。


    白芊芊看到了开始还会阻拦,但是到后来也不想再阻拦了,反正团子也大了,他也会有自己的判断。


    第二天白芊芊带着小团团和小糯米一起去了明清家,明清家很开明,让小姐妹生的第一个儿子姓了茶,而茶这个姓氏,也是白芊芊和明清两个人原本的姓氏。


    等到小团团长到十八岁越来越受欢迎,收到不少情书,其中就包括秦伊柔,只不过秦伊柔长大以后气质变得很好人也和小时候的性格大不相同了,也很受欢迎,可以说是当时的校花。


    小团团虽然拒绝了秦伊柔,但还是看了小女孩的情书,只不过秦伊柔没收到回应还锲而不舍地来问,小团团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不会给你回应,你回去吧!”


    秦伊柔不明白:“为什么你要离我这么远?为什么一直要和我保持距离?明明我们之间也是好朋友,现在为什么变成这样?我只是想要一个回复而已,就算你不答应,也该告诉我你的答案吧?”


    秦伊柔有些生气,她不明白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意思。


    小团团却依旧冷冷的说着:“当年的事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再提了,还有,虽然你见过我妈妈,但是并不代表见了家长。”


    说完这句话,团子就离开了,但是也正是这几句话暴露他看了那封情书,秦伊柔很开心。


    她追了上去问:“你不喜欢我,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小团团随便说了一句:“宋雪漫。”


    众所周知宋雪漫和秦伊柔现在气质完全是南辕北辙,大相径庭,几乎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听到这句话秦伊柔的脸上露出了落寞的神色和表情,但是这种落寞的情绪也只是持续了一会就消失。


    她对着小团团离开的背影大吼道:“我会让你喜欢我的,你一定会喜欢我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