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一夜封神 > 第1249章 劳燕分飞,苦相思天各一方

第1249章 劳燕分飞,苦相思天各一方

    可是后来日子久了,凛幽对倾衣的思念之情也越发浓郁,如同越陈越浓的烈酒,令他内心不安。


    一年之后,他决定不能如此干等下去,他要想办法混进追兰王宫,去见他最心爱的倾衣。


    可是追兰王宫守卫森严,他一个离国人要想混进去谈何容易?一旦被人发现他离国人的身份,很可能会被误认为细作,最终挑起两国的纷争,这样不仅害了倾衣,还会害了离国。


    为了能够成功混进追兰王宫,又不被人发现他是离国人的身份,凛幽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想办法脱去他身上的离国纹身。看書菈


    离国人世代都有纹火焰图腾纹身的习惯,而凛幽的背后也同样有着这样的纹身,这将会成为将来暴露他身份的铁证。


    他在宫外找到一位高人,为其褪去背后的火焰纹身,但要想完全将那火焰纹身清除干净,又看不出任何一点痕迹,就需两年的时间。


    于是为了能够见到倾衣,凛幽决定再等两年。


    经过两年漫长的恢复,他背上的火焰纹身完全被洗干净,不仅如此,那重新长出来的肌肤也已恢复如初,再也看不出任何一点关于火焰纹身的痕迹。


    而早在此之前,凛幽就已经为自己伪造了追兰国的户籍,成为了追兰国一名叫林邪的男子。


    为了能够混进宫中,他步步为营。


    在他打听到蓝麟要到锁云湖的温泉山庄小住几日之时,他认为这是自己接近蓝麟,混入王宫的最好时机,于是他摸清了蓝麟每天都会去锁云湖边骑马环湖的时候,他在他的必经之路设下了陷阱。


    最终再假装路过救了受伤的蓝麟,趁机接近他。


    事情每一步都按照他进行策划的发展,唯独这临门一脚却发生了变故。


    那一日,他喝下蓝麟赐给他的御酒,便昏昏沉沉睡去了,等他醒来,他已经成为了一个阉人,这是他永远都无法想到的结果。


    追兰王蓝麟简直是个禽兽,自己救了他,他却恩将仇报,还美其名曰这是将他留在身边的最好方法。


    回忆起往事种种,时至今日,林邪依旧无法原谅追兰王当日对自己所做的一切,可他是高高在上的追兰王,即便如此,他又能如何呢?起码他有机会进宫了。


    蓝麟冷笑着欣赏起眼前林邪那张好看的脸,打他见到他的第一眼,他就被眼前的美男子蛊惑了芳心。


    当日他其实早已察觉那陷阱是林邪所设,他处心积虑的想要接近自己,却不知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即便知道林邪接近自己别有目的,蓝麟还是愿意为这张脸冒一个险,将他留在了身边。


    可是这样一个美男子留在宫中,他始终是不放心的,虽然蓝麟长得也不错,但他却没有自信能看好眼前的美男子,只怕将来会另其霍乱后宫,那真是抓只老鼠,扔进了米糠,得不偿失。


    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这样的心爱之物轻易就能离开自己,只有断了他的念想,让他成为了阉人,才能彻彻底底将他留在自己身边。


    哪怕他混入追兰王宫,接近自己,是想要自己的命,他也愿意带他入宫。


    蓝麟伸手,抬起林邪白皙冷峻的下巴,看着他圆润的下颌线和眼角眉梢细腻的肌肤,笑着道:「你一定还恨孤将你变成了阉人,对不对?可孤不放心啊!你长得这么漂亮,难免后宫嫔妃不会对你动心,到时候惹出麻烦就不好了。再说……你不是说了想要永远服侍孤左右吗?只有这个方法,孤才能永远将你留在孤的身边!孤是不会轻易放过向林公公这样长得好看的美人的!」


    蓝麟的话中带着调戏的意味,那挑起他下巴的手也跟着不自觉地缓缓下移,落到了林邪微微凸起的喉结之上来回摩挲,在其想要退后之


    际,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顺势将其按倒在了龙榻之上。


    林邪漆黑的睫毛犹如蝶翼在微微颤抖,被蓝麟狠狠掐住的喉头有一种窒息的感觉,另其难以喘息,以至于白皙的俊脸此刻憋得通红,口中发出幼兽般的呜咽之声。


    蓝麟似乎很享受这种掌控别人的感觉,他缓缓附身,靠近林邪,四目相对,彼此都带着一种隐忍的火药味,一触即发。


    林邪用力握紧了拳头,微微扬起脖颈,在努力克制自己想要揍蓝麟的冲动。


    面对蓝麟这个帝王身份,他对他的冒犯,只能是一忍再忍,可是林邪骨子里是个武将,有着武将的血性,几次忍不住想要反抗还击,脑海之中又想到了倾衣,想到了离国。


    他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牺牲了这么多,付出了这么多,他不能功亏一篑,所以,当他面对蓝麟过分的举动,也只能是一忍再忍。


    可是蓝麟似乎一直在有意激怒他一般,不断挑战他的底线,他好像想要通过这种方法来激怒林邪,让其暴露出林邪接近他的真实目的。


    起初蓝麟以为林邪之所以会这么做,无非是想要得到他的信任之后再暗杀他,可是从林邪入宫之后的观察来看,他的目的似乎并不是来暗杀他的。


    那么林邪究竟是为什么进入追兰王宫的?这令蓝麟百思不得其解,只能冷眼旁观着自己笼中关着的这只金丝雀到底想要做什么?


    可是两年了,林邪将自己进宫的目的隐藏得很好,几乎是滴水不漏,他根本就没有机会看出任何一点破绽来,这不由得激怒了蓝麟。


    林邪因为一直被蓝麟掐着脖子,难以呼吸,几乎快要窒息。


    眼看着他如此难受的模样,但依旧忍住没对自己动粗,这不由令蓝麟心中恼火。


    他是打算死在孤的手中,也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身份吗?


    既然如此,那孤便给他一次机会!


    蓝麟又加大了几分手中的力道,他倒是想要好好看看,林邪最终会不会刺杀自己。


    可林邪似乎也看出了他在试探,努力握紧了双拳,始终没有挥出,知道他因为缺氧而晕了过去。


    蓝麟见林邪晕了,也是吓了一跳,急忙松开了手,焦急地对他大叫:「林邪!林邪!」


    林邪没有回答他,蓝麟急忙去探他鼻尖的呼吸,他似乎也没了呼吸。


    蓝麟顿时慌了神,感觉自己玩得过火了,亲手掐死了笼中的金丝雀,他吓得急忙伸手去拍林邪的脸,最终林邪干咳了两声,这才醒转过来。


    在君王蓝麟眼中似乎一切事物,包括人,都只不过是他身为国君的玩物罢了,所以他根本不会去感受别人的心里是什么感受,他也知道林邪表面的阿谀奉承,并非是真心,他的心底一直酝酿着一个阴谋。


    只是他无法冒然捅破这层窗户纸,一旦捅破了,以林邪这种心思缜密,又能隐忍的性格,是决计不会告诉他想要的答案的。


    这些年他也乐意与他玩这猫捉老鼠的游戏,只是等待着这个故意接近他的美人,终有一日自己露出尾巴来。


    而林邪呢?始终都要提心吊胆的提防着蓝麟,身为君王的蓝麟似乎比常人更加敏锐,随时如同一只鹰一般,试图窥视猎物的藏迹,一旦被他发现便会被他掏空五脏六腑吃个干净,而他工于心计,也绝不会让其轻易发觉自己进宫的真正目的。


    蓝麟冷声道:「林公公真是好胆色!生死不惧!」


    就在两人对峙之时,千钧一发之际,御乾宫门外突然传来太监福安的声音:「启禀陛下,夜浓皇后前来请安!」


    当一袭黑衣的夜浓皇后走进来的时候,追兰王蓝麟已然坐回了书桌前,一本正经地在批阅奏折,而一旁站着的林邪却


    还未来得及整理衣襟上的凌乱,脸上的微微潮红也未曾散去,如此看来到真像是刚才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之事。


    夜浓警觉地瞟了一眼那龙榻之上凌乱的床单,顿时心中无名火起,但她毕竟是一国皇后,自然有那压住火气的气量。


    只见她仪态端庄地来到蓝麟面前,欠身行礼,然后道:「陛下,请恕臣妾请安来迟,因为天冷了,臣妾特意给你炖了一盅银耳雪梨羹,这才姗姗来迟。这银耳雪梨羹最适合冬日滋补饮用,还请陛下品尝!」


    蓝麟放下手中奏折,斜睨了一眼一旁站着的林邪,语气平淡地道:「你下去吧!」


    「是,陛下!」


    林邪急忙拉住过于敞开的衣襟,低头匆忙离开,站在夜浓皇后身边的福安白了他一眼,心中暗骂,狐狸精,竟然大清早就来勾搭陛下,这是昨晚一宿侍寝没回去呢?还是大清早就按耐不住来迷惑君王?真是给咱们太监丢脸,该拖出去千刀万剐才是!


    蓝麟神色淡定地接过夜浓递来的银耳雪梨羹,然后称赞道:「还是皇后炖的银耳雪梨羹最合孤的口味!别的妃嫔送来的都太过甜腻!也没有那股雪梨的清香!」


    夜浓微微一笑,低头看了一眼蓝麟堆在桌上的奏折,伸手轻轻划过那些奏折,然后道:「陛下日理万机,操劳过渡,凡事还要以身体为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