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满级狠人 > 147 压迫

147 压迫

    一人一狗返回别院。


    方知行缓步进入自己的房间,坐了下来,眉头拧成一个疙瘩,神游天外。


    罗克己那充满巨大压迫感的身影,在他脑海中,挥之不散。


    直觉告诉方知行,罗克己是他所遇到过的人中最强大的,没有之一。


    过了许久,他传音道:“细狗,你闻到什么没有?”


    细狗略默,语气凝重的回道:“讲真的,罗克己的血肉太强了,让我有点害怕。”


    “害怕?!”


    一听这话,方知行顿时为之侧目。


    诧异道:“你闻着武者的气味,不都是香气扑鼻,让你直流口水吗?”


    细狗嗐了一声,咂舌道:“罗克己不一样,他仿佛是一头猛兽,段位远在我之上,处于食物链的上游那种,我一闻到他身上的气味,全身控制不住的直打哆嗦。”


    本能畏惧!!


    方知行心头不禁凛然,猜测道:“罗克己可能是四禽境甚至五禽境,比他爹罗培云更强,青出于蓝,冰寒于水。”


    细狗也啧啧惊叹道:“不愧是门阀子弟,满门强者,随便拉出来一位,便能够雄霸一方。”


    转眼到了傍晚。


    方知行低调行事,一直待在衙门里,没有出去嫖。


    恰在这时,一个仆人突然跑了过来,见到方知行后,禀告道:“方统领,大公子传唤您过去。”


    “大公子……”


    方知行深吸口气,旋即打起精神,前去罗克己的房间。


    “卑职见过大公子。”


    方知行脸上堆笑,笑容非常真诚,没有任何做作的痕迹。


    “免礼。”


    罗克己仍然穿着那身淡紫色劲装,不过他的头发是湿漉漉的,散开的,似乎是刚洗过澡。


    一名年轻侍女正在为他梳理头发。


    除了这个侍女,温管家的两个儿子也在。


    方知行斜了眼温玉东,感觉这厮神色倨傲,目中无人。


    似乎,他已经抱上了罗克己的大腿,有了新主子了。


    罗克己悠然的坐着,瞥了眼方知行,不紧不慢的开口道:“我听说,伱这人特别喜欢出入风月场所?”


    方知行先是一怔,低头正色道:“不敢欺瞒大公子,卑职确实好这口。”


    “好,我就喜欢坦诚的人。”


    罗克昭微微一笑,“待会儿,你带我出去玩玩。”


    哦,你也想去逛窑子?


    方知行没有任何迟疑,摆出一副欣喜万分的样子,振奋道:“卑职遵命。”


    不一会,侍女盘好了他的头发。


    罗克己坐到镜子前看了看,忽然眉头一皱,指着左边的额角道:“这里有一根头发,你没有梳进去。”


    侍女大惊失色,忙不迭走上前,紧张道:“奴婢该死,这就帮您重新梳理。”


    “不用了。”


    罗克己表情平淡,挥了挥手,漠然道:“换个人来给我梳头吧。”


    然后,他瞥了眼那个侍女,问道:“你是眼神不好,还是手不灵巧?”


    “这,这……”


    侍女一脸懵逼,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温玉临冷冷喝道:“大公子问你话呢。”


    侍女娇躯一颤,跪下来,磕着头回道:“奴婢眼神没有问题,就是手有点笨。奴婢知错了,请大公子责罚。”


    罗克己嘴角微翘,笑道:“真有意思。”


    他偏头看了眼方知行,问道:“你不觉得她很幽默吗?”


    方知行见此,心思百转,慎重的应道:“卑职愚钝,请大公子给点提示。”


    罗克己笑道:“她请求我惩罚她,你不觉得这很有意思吗?你说说,为什么一个人会请求另一个人惩罚自己呢?”


    方知行心头无语,毫不动摇道:“她是奴婢,犯了错,自然应当受罚。”


    “说得好!”


    罗克己点了点头,“她的手有点笨,你帮她纠正一下。”


    方知行看向侍女。


    侍女也看着方知行,神情无法形容的惶恐不安。


    方知行突然走上前,抓住她的右手,捏住大拇指,一掰。


    咔~


    侍女的拇指剧烈弯折。


    “啊!!”


    侍女惨叫起来,眼泪哗的一下夺眶而出。


    方知行又捏住她的食指,掰断!


    中指,掰断!


    无名指,掰断!


    小指,掰断!


    侍女痛得几乎昏厥,泪如雨下。


    但这还没完。


    紧接着,方知行又抓住她的左手,正要掰断。


    “可以了。”


    罗克己眉梢挑起,看着方知行,呵呵笑道:“你真是够狠的,对你一个女孩子也太凶了吧,怜香惜玉不懂吗?”


    方知行迅速低下头,一本正经道:“卑职该死。”


    罗克己笑道:“好了,你先带她下去疗伤吧。”


    “是!”


    方知行没有一丝迟疑,拉着侍女的手走出了房间,主打一个果断、听话,叫干什么就干什么。


    同时,另一个侍女被传唤而来,进入了房间。


    在外面等着的细狗,跟了上来,看着哭啼啼的侍女,惊疑道:“怎么回事,刚才的惨叫是?”


    方知行摇摇头,什么都没说。


    细狗呼吸一顿,瞪大了狗眼,他还从未见过方知行的脸色如此阴沉。


    “你,生气了?!”


    细狗心里咯噔一下。


    虽然他不知道在那个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但他清楚一件事,方知行绝对被惹恼了。


    不消片刻后,方知行独自一人折返回来。


    这会儿,罗克己也准备好了,他的头发盘好了,极为整齐,一丝不乱。


    “走吧。”


    罗克己迈步出门,温家兄弟亦步亦趋。


    方知行乖巧的头前带路,引领三人一路来到了平安街。


    “这里是平安街吧,变化真大呀!”


    罗克己环顾周遭,脸上涌现怀念和追忆,笑道:“这条街我小时候偷偷跑来过一次,结果被娘亲狠狠打了屁股呢。”


    温玉临笑道:“打是亲骂是爱,大夫人是为您好。”


    罗克己转向方知行,问道:“我们去哪家玩?”


    方知行回道:“这里名气最大的一家店是含香楼,里面有很多擅长歌舞的伎艺人,不知大公子感兴趣吗?”


    “嗯,去耍耍吧。”


    罗克己把头一点,兴致勃勃。


    突然,他低头瞅了眼细狗,挑眉道:“这条鬣狼是你养的?”


    方知行应道:“卑职以前是在山里长大,打猎的时候捡到了一只幼崽,误以为它是狗,就带回来养了。”


    罗克己嗯了声,笑道:“这玩意贱得很,养不熟的,我劝你还是早点杀了它比较好。”


    方知行心头好笑,意味深长的看了眼细狗。


    “尼玛的!”


    细狗无语至极,“这特么绝对是种族歧视!”


    一行人来到含香楼。


    “哎呦,方统领!”


    老鸨一如往常,热情的迎了出来。


    方知行连忙咳嗽一声,严肃的介绍道:“这位是大公子。”


    “大……”


    老鸨吓了一跳,忙不迭转向罗克己,脸上绽放菊花般的笑容,点头哈腰,敛衽一礼道:“奴家见过大公子。”


    罗克己打量着含香楼,双手背在身后,悠哉哉的点头道:“你这里装饰得不错嘛。”


    老鸨咯咯笑道:“托县令大人和大公子的洪福。”


    罗克己突然说道:“你笑得太恶心了,以后别笑了。”


    老鸨如同被噎住一般,笑容僵在了脸上,低下头,战战兢兢道:“奴家谨遵大公子的吩咐,以后不会再笑了。”


    罗克己问道:“你这里,哪个姑娘最漂亮?”


    老鸨连道:“当然是花魁素娘。”


    “素娘?”


    罗克己迟疑了许久,冷不丁的问道:“她还干净吗?”


    老鸨讪讪一笑,摇头道:“素娘她……”


    话没说完,一个巴掌抽了过来。


    啪!


    老鸨被打了一个踉跄,脸颊迅速红肿起来。


    温玉临收回了手,冷冷道:“谁允许你笑了,你这么恶心的笑容污了大公子的眼睛,知道吗?”


    老鸨吓得面无人色,噗通跪倒在地,惊恐道:“奴家该死,该死!”


    温玉临哼了声,吩咐道:“找一个姿色好,才艺高,身子也干净的女人伺候大公子。”


    “是是!”


    老鸨嗓音抖颤,忙不迭去了。


    方知行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恭敬道:“大公子,请上三楼吧。”


    罗克己迈步登楼,高大魁梧的身躯让人侧目。


    一行人来到三楼,进入最敞亮的大包厢之中。


    这个包厢本是属于素娘专用的。


    但此一时彼一时。


    老鸨已经让素娘让出去了。


    不多时!


    老鸨绷着面皮,领着一个颇有姿色的年轻女孩进入了大包厢。


    这个女孩应该不到十八岁,亭亭玉立,全身散发出一股甜美气息,就如同刚成熟的蜜桃一样,犹然带着三分稚嫩。


    比起素娘,这个女孩从容貌到气质都是差了一截的。


    毕竟素娘是花魁,不敢说万中无一,那也是千里挑一。


    罗克昭坐下来,微微歪着头,仔细打量着她。


    女孩怀抱琵琶半遮面,有几分含蓄和害羞,惹人怜爱。


    “还行吧,就她吧。”


    罗克己没有挑剔。


    老鸨闻言,不由得长松口气,如蒙大赦般转身离开。


    方知行和温家两兄弟也随即退出了大包厢,守在门外。


    很快,屋内传出了琵琶之音,弹得还不错,大弦嘈嘈,小弦切切。


    “方统领,你不用在这守着,有我们兄弟俩守着就行了,你去玩你的吧。”


    突然,温玉临笑着说了句。


    方知行眨了眨眼,迟疑道:“这,不太好吧,万一大公子……”


    温玉临嘴角一歪,似笑非笑道:“没什么不好的,我让你去,你只管去就行了。”


    方知行见此,不再废话,转身走向了隔壁的房间。


    老鸨也跟着进去了,捂着脸,委屈巴巴,不停地叹气,低声道:“方统领,我让素娘来陪你吧。”


    方知行点了下头,提醒道:“你盯着点,有事立刻来叫我。”


    “嗯嗯,我心里有数。”老鸨连连点头,简直把方知行当成自家人了。


    顷刻之后,素娘来到了方知行身边,脸上也有几分委屈的表情。


    显然,她是不想让出大包厢的,那是她的地盘,象征着她的地位,现在只感觉失宠了一般。


    “那位大公子他……”


    素娘忍不住开口询问。


    但方知行直接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冲她表情严肃的摇了摇头。


    素娘见此,立刻闭上了嘴,缓慢地依偎在了方知行怀里。


    时间一点点过去……


    含香楼大门前,一个形如乞丐的身影,深深低着头,摇摇晃晃走到了大门口。


    他衣衫褴褛,浑身恶臭,令人避之不及。


    “狗馹的江翰林,你还敢来?”


    守在门前的两个保镖,顿时咬牙切齿,怒气冲冲挡住了江翰林的去路。


    其中一个保镖直接扬手一巴掌抽了过去。


    啪!


    保镖缩回了手,只感觉自己的手火辣辣的疼,像是打在了一块铁板上。


    江翰林挨了一巴掌,除了头发撩起,几乎岿然不动。


    “嘛的,你脸上是不是戴面具?”


    保镖气不打一处来,抡起拳头,朝着江翰林的鼻子送了过去,


    嘭!


    保镖收回拳头,胳膊蜷缩,痛得嗷嗷叫,不停地甩手。


    江翰林一动不动。


    见此情形,两个保镖互看一眼,惊疑不定。


    下一刻,江翰林忽然抬起手,掐住那个保镖的脖子,将他拉了过去。


    江翰林随即扬起了头,嘴巴张开,越张越大,嘴角撕裂到了耳边。


    血盆大口!


    满嘴尖牙一排又一排,蔓延到了喉咙深处。


    噗嗤~


    江翰林一口咬在了那个保镖的脖子上,鲜血激烈的喷溅出去。


    另一个保镖被溅了满脸的血,人直接就傻眼了,一脸懵逼。


    他浑身僵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江翰林双手并用举起了那个保镖,然后一点点塞进了深渊巨口之中,整个吞掉。


    江翰林吃掉了一个人,肚子也不见鼓起,接着将手伸向了另一个保镖。


    那个保镖也终于从呆滞中回过神来,喉咙里发出尖锐惊恐的惨叫。


    “啊~”


    但,惨叫戛然而止。


    他也被江翰林抓住,三下五除二吞吃进了肚子。


    “怎么了?”


    “谁在叫唤呀,烦不烦?”


    周围的人纷纷转过头来,下个刹那,他们目睹了江翰林吃人的一幕。


    此情此景,太过骇人!


    众人一个个全部瞪大了眼睛,露出了见鬼一般的表情。


    县城里的百姓,每天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信息匮乏。


    绝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妖魔这种怪物存在。


    这一天,庆林县城的百姓,终于回想起了,曾经被妖魔支配的恐惧!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