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港综:被坤哥抓去拍片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大赚特赚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大赚特赚

    另一边,养和医院。


    “什么?我dea心脏病发死了!?”


    “还有格尔森议员,突然死于车祸枪击?”


    在医院里的比尔森听到连番噩梦传来后,整个人如遭电击,心中升起莫大的恐惧。


    他之前在酒吧夜场花天酒地,很清楚那些矮骡子胆大包天,没想到他们连议员都敢杀。


    这群人简直疯了!


    “比尔森先生,请问你知道具体原因吗?”


    一群警员来到病床,进行例行询问:


    “根据我们警方得到的消息,格尔森议员死前似乎联系过你父亲,这里面是否有所牵联?”


    “飓风行动!没错,是他们提议的飓风行动,昨晚我被人打伤,还遭到一群暴徒威胁!”


    比尔森大声道:


    “我昨晚曾听父亲提过号码幇剑字堆的丧彪,还有松林帮的郭毅,,十有仈九是他们干的!”


    “谢谢比尔森先生的帮助。”


    几个警员记录后便告辞离开,还留下两人监视陪护。


    比尔森知道自己父亲压根没有什么心脏病,但警方直接定性为‘酒后乱栍导致心肌梗塞’。


    这里面肯定经历了不可告人的事情。


    一想起连议员都被人槍杀,他心中忍着畏惧:


    “不行!这群死差佬不能信,家族也帮不了什么,必须走……”


    格尔森议员遭到暴徒槍杀的事情影响不小。


    一方面是他的身份不一般,另一方面是他刚和怡合集团股东牵头向都督府施压,但第二天就一个个死于非命。当天就有不少上流人士及白人在媒体上,痛斥这些罪恶团伙与犯罪行为。


    其中自然少不了科摩背后的凯瑟克家族,至于打着什么主意就不得人知了。


    此外,一些黄皮白心的人群与政客们为了给主子讨个公道,顺便向大鹰女皇表忠心,一时间倒也群情汹涌,看起来声势不小。


    杜笙对此倒是无所谓,这种情况又不是第一次,一个月后该怎样还是怎样。


    而且社団暴徒犯下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


    这群人畈卖毐品,收保护费动不动就砸人家的店,还到处烧杀抢掠,简直丧尽天良啊!


    他们洪兴恨不得跟他们划清界线。


    “笙哥,听说那个比尔森无视伤势非要出院,似乎要跑路了!”


    韦吉祥坐到杜笙身边笑道。


    他们这边一直在盯着比尔森。


    “不是吧,他老爸才刚死啊,连身后事都不管了?”


    杜笙颇为诧异。


    “估计是吓到了。”


    火牛嗤笑一声:


    “高高在上的议员都敢槍杀,还身中十几枪,下场惨不忍睹啊。


    他一个花花公子,家族里的人不仅不帮忙还惦记他家资产,这个时候不跑等着打包囖!”


    杜笙摇摇头,略为感慨:


    “要不是多得那身白皮,别说当花花公子了,只怕连废物都当不好。”


    他真担心对方就这样挂了,那他后续收割计划很难进行。


    至于想逃?


    呵呵,想多了。


    “号码幇剑字堆的人也在盯着他,想跑估计不容易。”


    韦吉祥如今已经学会了思考,琢磨着杜笙的心思,提议道:


    “要不先绑回来,不然他要被人玩死啊。”


    “你说什么傻话,先加大火力,逼他狗急跳墙!”


    杜笙冷笑一声:


    “不这样,他怎么舍得低价抛售资产!”


    “笙哥,你这驱狼吞虎的手段,真是炉火纯青了。”


    韦吉祥伸出拇指点赞。


    “别废话!我这是为了香江好,不然让人白白卷钱跑路,这是多少人的血汗钱呐。”


    杜笙強行纠正他的用词,自己可是慈善家,怎么可能做伤天害理的事。


    韦吉祥嘴角抽了抽,大佬你少点祸害,可能都督府会过得更好。


    “另外查查看,怡合财团那边有没有异动。”


    “明白。”


    当天下午,反馈回来了。


    火牛来到总部公司,将调查到的情报摆到杜笙面前:


    “笙哥,这是达哥送来的情报。


    比尔森出院后找来律师,已经提前开始处置资产。


    看起来他也清楚内外危机四伏,不尽快处理只怕连渣都不剩,似乎还有逃之夭夭的打算!”


    “这么快就按捺不住?”


    杜笙打开文件仔细查看。


    比尔森已经将他父亲的尸体冷冻送回鹰国,打算回去再处理。


    至于资产,租用的以及属于怡合财团的暂且不计,科摩原本已经变卖了好几块地皮和商铺。


    目前仅剩的除了尚逸商厦外,还有位于九龙湾的豪宅,三家零售百货商场与药房,以及零零散散的商铺。


    杜笙沉思片刻,点头道:


    “即使便宜出售,估值也在三四亿左右。”


    “不过赚了香江人的钱,想要全拿回鹰国花?算盘打得真响啊!”


    杜笙嗤然一笑,心中已经有了谋划。


    为了不让尚逸商厦蒙尘,落入自己手里就是最好选择。


    最近虽有不少人对这栋写字楼感兴趣,但一听小道消息说他早已看上,那些人又惋惜摇头离去。


    没人愿意因为一栋写字楼去触犯香江江湖第一人。


    除了尚逸商厦外,三家零售百货商场与药房分别坐落在北角、中环、油麻地、将军澳等闹市地段。


    这种关乎普通人生活与健康的东西,也必须掌控在自己手里啊。


    否则落入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手上,故意坐地起价甚至投毒怎么办,这不是害了大家么?


    倒是九龙湾豪宅,听说凯瑟克家族有人盯上了。


    杜笙也不忍心这家人为了争家产陷入内斗,高低都得伸以援手。


    至于那些零散商铺,多多少少值几千万,同样不能浪费了。


    不过现在比尔森被盯得紧,想要入手只能找人搭架子。


    杜笙沉吟一下,吩咐火牛道:


    “找个机会以购买豪宅为由,去将比尔森约出来,注意别露行踪。”


    火牛一听就懂,嘿笑一声:


    “明白,保证神不知鬼不觉将他绑来!”


    一个小时后,观塘牛头角郊外。


    夜色寂寥,废弃仓房更显幽森。


    要是有点阅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里曾是数控机床厂,刀盘、刀架、电机、螺杆、导轨等盗卖不了的东西随处可见,就是劣迹斑斑,荒废多年。


    此刻,比尔森被绑在一条铁链上,离地悬吊一米多。


    而他的脚下方,是一台锯齿切割机!


    这玩意可以切割各种厚度的金属材料,切肉不要太轻松。


    “你们到底是谁,为什么绑我来这里?”


    比尔森身形在半空摇晃,惊惧看着门前几个头戴面具的男子,大喊:


    “谁雇佣你们的,我可以出双倍,只要你们放了我!”


    然而,任凭他怎么许诺,下方一众面具人仍旧无动于衷,就像看猴子一样。


    这时,有人拿着一个针筒在他大腿扎了一针。


    比尔森愈发恐惧了。


    这是想要干什么?


    幕后黑手是谁?


    号码幇剑字堆?还是九龙城寨的绑劫团伙?


    这群人见不得光,会不会是家族那群窥觎自己父亲财产的亲属?


    但对方心狠手辣,刚才半途突袭绑劫,导致他保镖死伤大半,似乎又不太像。


    就在比尔森胡思乱想之际,大门咔喀打开。


    一名高大挺拔的身影迈步而入。


    只是那边光线比较暗,加上药效发作,比尔森看不大清楚,只知道同样戴着面具。


    他用力摇了下头颅,吼道:


    “你到底是谁?想绑架还是嘞索?”


    杜笙平静来到他面前站定,淡淡道:


    “都不是,我只是为了测试一下药效。”


    比尔森一愣:


    “测试药效?”


    随即反应过来,难道是刚才注射的东西?


    杜笙淡淡一笑,道:


    “吐真剂听说过吧?这玩意是刺激和麻痹脑部,让人在无意识状态下回答问题。


    不过我现在想测试的是,一个人在惊恐过度+吐真剂麻痹下,会不会出现扭曲效果。”


    譬如吓傻、吓呆、甚至提前进化为痴呆老年这些,方便接下来懆作。


    比尔森一脸懵逼,听不懂啊。


    不过很快,随着杜笙将切割机启动,他很快就懂了。


    “疯子,快放我下来!”


    听着脚下那齿轮嗡嗡鸣响,心底寒意直冲头顶,比尔森脸色一变,惊恐大喊起来。


    杜笙无动于衷,对着外面挥挥手。


    很快,几名手下推着一车车冷冻猪腿、猪骨、鸡鸭鱼肉进来。


    “开始吧,别让人等太久。”


    随着杜笙招呼一声,火牛几人狞笑着将猪腿扔到切割机上方。


    咔咔咔!


    听着刺耳切割声,比尔森咽了下唾沫,忍不住低头看去。


    就见几十斤重的猪腿很快被切割吞噬,化为一块块碎状物。


    那锋利程度,只怕人类都能沦为一大滩碎肉。


    比尔森浑身打了个冷颤,后背更是冷汗直冒。


    “ok,实验正式开始!”


    杜笙看着比尔森,露出一抹玩味目光。


    火牛上前懆控铁链,将比尔森徐徐降落在齿轮切割机的血腥口上。


    “不,,不要,拉我起来!”


    比尔森尖叫一声,惊恐得快要窒息!


    他一想到自己从脚到腿,再到胸膛被切割搅碎的画面,自己还一时片刻死不掉,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即使吐真剂的麻痹都不管用。


    这一刻,比尔森终于明白对方有多変态!


    “王八蛋!你到底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快停下来!”


    杜笙感觉不到对方多少诚意,招呼手下道:


    “为了让大鹰贵族感受到我们香江人的热情好客,尽情放开来玩。”


    一众手下看着眼前血淋淋切割画面,也有点暗暗咋舌。


    论玩人手法,他们跟自家大佬相比,的确拍马不及。


    接下来,比尔森就像坐过山车一样,感受到了什么叫极限刺激!


    最惊恐的一次,因为火牛手法不纯熟,不仅导致他鞋子被切开,连足底都撕裂了。


    “疯子!都是疯子,凯瑟克家族绝不会饶恕你们的!”


    “法克,有种直接杀了我!”


    “呜呜,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几分钟后,药效发作,比尔森开始神情恍惚,但精神却前所未有的昂奋,就像高度紧绷的一根弦,惊恐的感受更直接。


    “停下来,有什么条件直接开!”


    “求求你,给我个痛快!”


    “只要你们肯杀了我,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钱,我全部给你!”


    “还有房产物业,我统统转给你!”


    “或者你想要怡合财团的资产,我都想办法帮你!”


    这一刻,比尔森被杜笙给折磨得快疯了。


    杜笙眼神一亮:


    “你确定?”


    比尔森嘶声力歇:


    “确定,想要什么尽管提,我绝对配合!”


    比尔森被放了下来,根本不用催促和催眠,哆嗦着配合签字画押。


    将各种物业、资产、钱等,全部转移到了洪兴的合资公司上。


    那老实配合程度,比单纯吐真剂逼供丝滑得多了。


    总价值约三亿左右,与之前预计的差不多。


    这钱赚的,不要太容易!


    而且法人是巴基、肥佬黎等,压根追不到他头上。


    “等等!还有你爹的金融、股票、外汇之类,存放在哪?”


    国外的除了非实名制那笔近千万羙刀存款,其他多半要不回来,但还在香江的杜笙可不打算放过。


    譬如金融、股票、外汇这些,可以交给方展博这位小舅子来懆作啊。


    “在汇沣銀行……”


    比尔森说了一个保险柜密码。


    这个得明天银行上班才能取,不过杜笙相信对方不会撒谎。


    按照比尔森说的规模,即使洗回来缩水一半,起码还有七八千万。


    前后加起来绝对超过四亿资产,堪称一夜暴富也不为过!


    至于凯瑟克的家族资产,杜笙倒是想一口吞掉,


    但结果估计得不偿失,还会惹怒怡合财团与都督府,便暂时作罢。


    “送去休息,暂时可别让他死了。”


    杜笙看了一眼比尔森,挥手吩咐道。


    被实验折磨了大半夜,此刻药效过后,比尔森精神崩溃,意识断层,嘴角流口水,都快成痴呆模样了。


    这幅情况,更符合杜笙的后续安排。


    毕竟资产过户、转账等都要时间,还得律师与某些部门配合。


    要求严格的,可能还得见本人。


    第二天早上,得到水灵指示的东星五虎之一的四海,亲自登门来访。


    “笙哥!”


    四海一进办公室,便满脸兴奋地打起招呼。


    “听水灵姐说你有好事照顾我们东星,到底是哪方面的?”


    “当然是大大的好事啊!看你满头大汗的,先坐下来喝一杯,别急。”


    杜笙笑着回应一声,然后递了一把钥匙给韦吉祥,指了指角落钢质保险柜:


    “吉祥,取那些商铺、店铺房产证过来!”


    韦吉祥知道这是昨晚的后续,依言照做。


    杜笙见四海有些迷糊,笑笑说道:


    “这些店铺位置正巧在东星地界上,打个折便宜你们了。”


    四海一听,顿时知道怎么回事,拿起房产证看了眼抬头名字,想了想道:


    “除了一部分属于个人私有,其他都挂在怡合集团旗下,这里面牵涉太多,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吃得消。”


    怪不得水灵派他亲自来处理,这些东西利益牵扯太深,没点能耐与势力的人,根本把握不住。


    毕竟是四大英资财团背景,想要从对方口中夺食,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别担心,你们绝对消化得了。”


    杜笙摆摆手,打消他的顾虑:


    “要是那些鬼佬追究,你就说是从松林帮手上得来就是。”


    如今明眼人都知道干掉科摩几个白人的是松林帮与号码幇剑字堆。


    特别是前者,已经提桶跑路。


    正所谓能者多劳,再加一个‘倒卖资产’头衔,想必对方也不介意。


    四海一页一页翻阅,一些地址他认出来了,的确在东星地盘上,且全是科摩的财产。


    事实上,他并不关心资产归属的问题,毕竟在香江是有无主占有的法律条文。


    即无主资产被占据超过一定时间,且在通知原主后两年内没提出异议,那资产就合法归占有者所有。


    如今房产证还摆在面前,一切更好办。


    只要通过一些人脉手段,直接就能将其据有为实。


    这除了得罪逐渐落幕的怡合财团某些鬼佬,这笔买卖的确不错。


    四海也猜到杜笙的打算,大概率是法不责众,立即笑道:


    “笙哥这么关照我们东星,这种好事义不容辞啊,不知道统合起来是什么价位?”


    “共计十三家店面、商铺以及药店等,按目前市价保守得六千万,我给你打个折,五千万如何?”


    杜笙随口说道。


    反正也就走个过程,让东星对外有个说法。


    而这笔钱,刚好支付给邱德庚,寰亚卫视的交易妥了。


    什么叫羊毛出在羊身上?


    这就是!


    另外,由于有比尔森这位主家出面签字确认,昨晚到手的资产也处理过半。


    价值三亿多的财产,即将全部易主。


    届时即使凯瑟克家族的人闻讯赶至,那也是人去楼空,想打官司都难。


    就算怡合财团向都督府施压追究,他还边还可以推说比尔森急着回鹰国打折处理。


    反正他们出了钱买,价钱可能低了点,这笔钱比尔森也得不到,但这却与外人无关了。


    “没问题,但筹措资金可能需要点时间。”


    四海知道自己就是个代理人,做样子给东星那些叔辈看的,笑道:


    “我们东星毕竟没有洪兴那般雄厚资本,背后还有很多人看着……”


    杜笙无所谓,道:


    “三天时间,应该可以了吧?”


    “够了,绰绰有余!”


    四海笑着回应。


    杜笙看着对方远去身影,思绪有点飘飞。


    这次资产凭空暴涨一大截,资金也逐渐充裕,可以做很多事了。


    毕竟香江这边首轮布局已经差不多,不怎么需要大额投资,除了分期支付的天启院线、怡景苑小区开发这些有点压力,其他都能轻松解决。


    实在不够,还可以将之前获得的两套别墅抛售套现,反正也不住人。


    一时间,杜笙的心思不由瞄向内地及南洋。


    尤其内地,可以让占米适当加大各项投资,趁着一切方兴未艾,将触角延伸到前景广阔的各行各业。


    相信有潘家的关系网在,打通关节问题应该不大。


    “阿笙,我这边已经做好准备,什么时候出发?”


    恰在这时,潘家的代表许老打来电话,商谈前往苏聨购置事宜。


    他那边已经联络好相关专员与科研高层,一切只等后续接洽。


    杜笙想了想:


    “就按你们订的时间来吧,我这边没问题。”


    反正他迟早也得去一趟苏聨。


    即使魔化暴熊暂时没动静,但之前向李欣欣表哥预购的萨牳18到货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