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

字:
关灯 护眼
鬼吹灯 > 惊悚游戏:疯批美人她不讲武德 > 民国·深宅·死局(21)

民国·深宅·死局(21)

    雕花木门‘吱呀——’一声。


    阿顺和阿凉穿着桃红色的衣衫,端着华丽精致的喜服和首饰,静静的站在夏菱歌面前:“小姐,请你试一试这套喜服和首饰。”


    夏菱歌:“……”


    夏菱歌麻木着一张脸,伸出指尖轻轻点点梳妆台的桌面:“先放下吧,一会儿我可以自己来。”


    阿顺和阿凉闻言将捧着的东西放到桌面上,完成任务般的松一口气转过身缓缓退出屋内关好门。


    夏菱歌等着门外的脚步声稍远些,来到后屋毫不犹豫地直接跃过窗沿,脚步刚一落地果真听见荷落吵吵嚷嚷的声音,她蹲下来用灌木遮掩住身形,等屋内的漫骂声渐行渐远,她才弯着腰继续朝前走。


    不过这次,她的目标不是那位温和的大少爷,而是风流的二少爷。


    她回忆着上次前往温玉墨院落的路,小心地避开所有人,翻过矮墙踏进二少爷的院子里,但她没有即刻奔进屋里找温玉墨,而是隐藏窗棂下伸出指尖戳破窗户纸,朝里面瞧着。


    浓郁的酒香霎时传出来,温玉墨微醺地斜躺贵妃榻上,旁侧有个披着淡薄浅紫薄纱裙的娇女软绵绵地躺靠他身上,纤细的指尖勾着一壶酒,她姿态娇媚地弯曲胳膊,将酒壶里的酒轻轻倒进温玉墨拿着的瓷杯里。


    “二爷,您喝呀~”


    那娇媚的声音听得人骨头都酥了。夏菱歌仔细分辨发现这紫纱娇女正是第三次回档,抓/奸抓到的那人。


    温玉墨微阖双目,接过紫纱娇女递过来的酒,仰起脑袋一口喝掉,嘴角露出个清浅而又慵懒的笑,“还是你好,比那个只知道管我的老女人好太多了。”


    紫纱娇女捂嘴娇笑一声:“瞧二爷说的,这话要是让二少奶奶听见,该伤心了。”


    “二少奶奶?呵……”


    温玉墨冷笑一声:“要不是有个有权有势的哥,谁会娶她做正妻?那刁蛮的劲头比母老虎都凶悍,管天管地觉得所有人都要听她的,有她这位二少奶奶在,我这个二爷当真是活得窝囊。”


    “二爷,快别如此说。”紫纱娇女伸出芊芊玉指抵住温玉墨的嘴,媚眼如丝,娇俏地解劝道“二爷英姿卓绝,是多少名门望族暗自来攀比的存在,如此风华令人向往,您若是评价自己为窝囊,那天底下人岂不是都没活路了?”


    温玉墨挑眉:“你当真觉得如此?”


    紫纱娇女点头:“自然,在娇娇心里没有人能比得过二爷。”


    “我就喜欢听你说话。”温玉墨暧昧地揉捏下娇女的脸,他将她翻身压到下面,盯着她的神情莫测“那你觉得,我和我那位大哥相比,谁更胜一筹?”


    紫纱娇女一顿,随后俏笑着继续说道:“自然是二爷,二爷文武双全,又颇得老爷的心,这温府日后的偌大家业,自然都是二爷的。”


    “是啊,都是我的……”


    温玉墨呢喃的重复一遍,突然直起身将缠着他的娇女挥开,娇女有些摸不着头脑刚想再次靠近,却被温玉墨冰冷冷的视线吓住。


    “听得够久了吧,出来。”


    温玉墨冷声道。


    夏菱歌迟疑一瞬但还是起身推开雕花木门走进去,紫纱娇女瞧见她一愣,温玉墨也微蹙起眉:“你怎么来了?”


    “二爷~”


    夏菱歌还未说话,就被娇女打断了:“原来您不止找了奴家一个人呀,她哪里有奴家好让您这么……”


    “滚。”温玉墨冷嗤一声。


    紫纱娇女被吓得急忙缩回手,她有些不甘却又有些惧怕的离开温玉墨身侧,掠过夏菱歌时圆睁起眼眸,狠狠瞪她一眼。


    夏菱歌丝毫不理会。


    “说吧,找我做什么?”


    温玉墨重新倚靠回贵妃榻上,拎着酒壶瞧着她。


    夏菱歌没有说话,也瞧着他。


    “啧。”


    温玉墨突然轻啧一声:“竟敢这么直视本少,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他抬起酒壶自顾自地倒一杯酒轻抿一口,笑着道“你是来问替嫁之事?”


    “嗯……”


    夏菱歌闷闷的应一声。


    “能替我家小妹嫁给姚家小少爷,这是你的福气。”温玉墨瞧着她“有何不满的?”


    夏菱歌道:“二爷也希望我嫁给姚家吗?”


    温玉墨的指尖一顿:“姚家是书香门第,祖上曾经当过朝里的大官,虽说现在有些落寞,但若是能得到他们的支持也无疑是一桩美事。”


    他看着她:“所以你嫁过去对我而言并无不妥,当然……”他直起身体,“前提是你没有背叛我。”


    “本少爷听说你在温有良的院里活得很滋润,他还亲手教你煮茶,是吗?”


    他盯着她的眼神异常犀利。


    夏菱歌却心思平静,毫无波澜。


    如果说姚家是书香门第,能够‘借助’原主攀上关系对温玉墨来说是好事的话,那她明白为什么温有良会频繁帮助荷落来除掉她这个‘麻烦’。


    毕竟温府也算家大业大,俩兄弟都想继承家业,而且上次听温夫人所言,他们二人可能并非同血脉,那这场竞争只会更加强烈,说不定那位二少奶奶‘抓/奸’的戏码就是温有良一手促使的。


    但又说回来,


    温玉墨为什么会那么笃定她就一定会帮助他?


    离开温府嫁去姚家,他的手伸得再长恐怕也无济于事,


    除非……


    夏菱歌收敛下睫羽:“大少爷确实待我很好。”


    温玉墨的眼眸森然一瞬,却忽的笑出声,他靠到软塌上朝她伸出手,夏菱歌犹豫着,却还是搭到他的掌心。


    猛然传来的力道让她整个身体砸到温玉墨身上,温玉墨伸出指尖勾起她的下颚,直直盯着她的眼眸:“你还真是……把我交给你的任务完成得极好。”


    任务?


    夏菱歌心里一凌,面上却神色不变:“我只是想为二爷分忧。”


    “分忧?”温玉墨冷笑“当初本少爷买下你,把你调教得如此贤淑,如此落落大方,可现在转过头来你却要为温有良鸣不平,怎的……你当真忘记谁才是你的主子了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内容有问题?点击>>>邮件反馈
热门推荐
星期五谈个恋爱吧 村上无探戈 漫界暴君 斗破:我能将万物无限升级 漫威之守护 总裁的呆萌甜妻